<tbody id="FCSAQZJLEH"></tbody>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内门弟子
    “青山派门规七十二条,共计四百六十一项规定,请问哪一条规定了外门弟子不可以上山?”,叶青这时扫了他一眼,淡淡的道,半点搭理他的心思都没有,直接无视了他,面无表情的就往里走去,这张大壮说穿了也就一个气感二段小弟子而已,叶青实在是对这种小角色提不起兴趣,“师姐,师姐在吗?”

     叶青从他身边擦肩而过,这时敲着门道。

     “你……”

     张大壮一窒,他被叶青这一通话给直接说懵了,他还真不清楚青山派这七十二条门规,四百六十一项规定里到底有没有这条,再说了,这么多的规定,谁会真的没事去记这个啊?张大壮简直要抓狂了。

     这叶青到底是怎么记住的??

     但是看叶青说的这么信誓旦旦,他又不禁有些踌躇了起来。

     “喂!”

     张大壮这时脸色一沉,伸手去推搡叶青道,就在这时,他的手将将离碰到叶青只剩一厘米的时候,叶青这时仿佛脑后长了眼睛一般,肩膀一滑,竟然诡异的躲开了他的手,张大壮一个踉跄,愕然的发现自己推空了。

     “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叶青这时扭头冷冷的看着他道。

     叶青重活了一世,脾气早就不似当年杀伐果断了,要是搁以前,这张大壮敢拿手来推自己,早就是一具尸体了。

     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手,张大壮还有些没回过神来。

     这叶青一向身体弱不禁风,从来没躲开过自己的推搡,刚才他还背对着自己,究竟是怎么在一刹那躲开的?张大壮这会想想,还觉得叶青肩膀那突然一卸的动作,充满了神奇,可他叶青什么时候学会的这一手?

     来不及细想,张大壮就听到了叶青那话,这时脸色不禁都彻底沉了下来。

     “姓叶的!!”

     张大壮黑胖的脸上顿时闪过了一抹恼羞成怒,这个素来被他看不起的叶青,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小视他,凭什么!自己可是气感二段的内门弟子,他叶青,不过就是区区一个外门柴房的小透明而已!

     自己要他死就死,要他生就生!

     张大壮上前一步,身躯里一丝丝灵气流转,眸光第一次毫不掩饰的对着叶青流露出嫉恨之色,拳头攥的嘎吱嘎吱的响,似乎就要动手了,叶青这时索性转过身,抱着手,一脸讥讽的看着他。

     气感境的人,说白了就是在养气,力量也就比普通人稍稍那么大上了一分,实际上没有别的打的助益。

     气感之上是凝气境,只有真正筑基了,凝聚出第一丝真气了,一个人才算是修真者,在力量上才会有天差地别般的变化,其他的差别也就一般,这个张大壮真要敢动手,叶青有一万种方法让他死无葬身之地,而叶青根本不惮于杀人,这区区一个青山派,其实也就是山角落里一个弹丸之地而已。

     叶青前世但凡敢有对自己不敬的,直接一剑杀了就是,哪有什么可聒噪的,大不了换一个地方就是。

     叶青根本不在意自己是否在青山派。

     此时的张大壮,根本不知道自己离死,其实就只差一念之间,就在这时,门“嘎吱”一下开了,林依穿着一身翠绿的衣裙,这时一把把叶青拉到自己身后,怒视着张大壮道,“你想干什么?又要欺负人吗,我告诉过你多少遍了,你不许来我这,下次你再敢来,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

     林依这时恶狠狠的瞪着张大壮道,看着一昧维护叶青的林依,张大壮不禁脸色铁青,这时对着叶青恶狠狠的道:

     “你就会躲在女人身后,我看你到底能躲多久!!”

     说着,怒气冲天的走了。

     “……一年之后,你不能气感,就等着被赶下山吧!到时候看我怎么弄死你!”,张大壮恶狠狠的声音从远处飘了过来。

     “小青子!”,林依这时一把拉过叶青,脸色铁青道,“你别听他瞎说,就算你下山了,他也不敢动你的,我……”,林依咬了咬牙道,“到时候我送你下山,看谁敢动你,你别害怕,他其实就是说说而已的。”,林依这时安慰起叶青道。

     叶青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怎么,自己就是那么容易被人威胁的吗?再说了,这青山派上下,除了长老级别的人出手,有谁能真正有把握百分百杀的掉自己啊。

     叶青当然没法把这话跟林依说。

     况且,这林依是有多不信任自己了……,这话说的,好像足足一年的时间,自己连一点气感的可能性都没有了,叶青不禁有些默默的同情起这个身体的前主人了,这是混的有多惨,才会被人这么不信任。

     “对了,你今天来是干嘛了?”,林依拉着叶青进屋子道。

     林依转着黑漆漆的眼睛,不禁好奇的看着叶青,叶青一向不喜欢上山,也从来不来她这里,因为叶青每一次上山,都会被路边经过的弟子们指指点点,久而久之,叶青就一点不情愿上山了,宁可每日待在自己的柴房里。

     所以今天看来叶青来,林依才这么诧异。

     “我是找师姐有些事的……”,叶青张了张口,这时又不禁闭上了,黄泥和石灰绊了后砌成的屋子,一进屋子,就叫人感觉有一丝阴冷,也就比叶青的柴房稍微好了一些,整个屋子里,一张桌子,一张床榻,实在没别的多的东西。

     “你平时就住这的么?”,叶青忍不住道。

     这里也住的太差了吧?

     好歹也是内门的弟子,房屋什么的为什么不修缮的好一点,看惯了金碧辉煌的叶青,一时间看到如此落魄的地方,还有些不适应,可见这青山派究竟是没落到什么样了。

     “是啊,怎么了?”,林依丝毫没感觉出异常的道,林依去倒了一杯茶,递给了叶青,这时道,“快说吧,是不是有什么难题了,你平时可不愿意上山的。”,林依目光炯炯的盯着叶青,眼睛里透着一抹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