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修为考核
    “师姐,怎么,这灵石很稀奇吗?”,叶青无语的道。

     “你这是什么话?”,林依忍不住不满的瞪着叶青道,“这灵石可珍贵了,你是不知道,这灵石是埋藏在山石下,一种天然形成石头,储存有大量的灵气,对修炼非常的有帮助,也特别特别的珍贵。”

     “我们青山派上下,也就一百来块吧。”

     “……才一百来块?”

     叶青差点把这话脱口而出,“这么穷?”,叶青简直无语了,这么说,这青山派整个宗门上下,其实也就一块中级灵石的价值咯?

     叶青不禁同情的看了刘常青一眼,你这个掌门当的不容易啊,青山派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宗门,竟然拮据成这样,叶青感觉简直还不如北苍大陆原先一些魔头、散修来的富裕呢。

     好吧,穷人家的孩子啊,看见一块灵石就能激动成这样。

     叶青嘴角一阵抽搐。

     “哎,其实这个奖励,我们根本没可能拿到的。”,林依这时瘪了瘪嘴,压低了声音对叶青道,“这进步最大其实就是一句托词,关键就在后面的修为最高的上面,青山派上下,弟子当中修为最高的是谁?当然只有长明师兄啦。”

     林依眼神一阵黯然的道,“所以这个奖励明面上是拿来奖励给大伙的,其实私底下大家都知道,这个就是顺水推舟给赵长明的。”

     “只不过这样一来,看起来就光明正大了。”

     林依黯然的道。

     叶青一听就懂了,掌门们明面上直接把东西给赵长明,看起来就会行事偏私,不够公允,现在把这个当做一种奖励,只要赵长明还是修为第一,其他人就无话可说,这是赵长明应得的。

     掌门刘常青用这个法子,来堵众人的口。

     看来刘常青为了照顾他这个得意弟子,实在是用心良苦啊,叶青这时忍不住多看了赵长明一眼。

     赵长明这时脸色有些克制不住的激动,他知道这个灵石其实不出意外,基本就是他的了,这时眼中都透出一抹火热,不禁紧了紧拳头,他现在是气感九段,本来就在离突破的边缘,现在有了这个灵石的话,他突破的把握最起码大了一成!这个灵石,可以说是刘常青为他量身定做的!

     除了他,还有谁配得?

     其他弟子明显也知道这个门道,原先眼神火热,这会也都暗淡了下去,沉吟着不吭声,长老张衡水不得不勉励道,“诸位切莫灰心,只要勤奋修炼,修为早日提高,这个灵石也可能是你们其中一位的。”

     这话一出,其他人脸色更黯淡了。

     赵长明脸上越发的得意。

     唯有叶青这时撇了撇嘴,区区一块灵石,叶青看都看不上眼,还不至于叫叶青有什么脸色变化。

     刘常青这时抬头,对着赵长明满意的点了点头,上下看了赵长明两眼,看的出来,他是真心很喜欢自己这个弟子,“那下面,就依次上前来测试修为吧。”,刘常青这时开口了道,其他人顿时不敢再随意说话了。

     修为测试开始了!

     这修为测试其实也很简单,就是长老张衡水走到每一个人面前,用手指扣在他经脉上,叫后者运转修为,然后感受这个气。

     这种法子在叶青眼里,其实是相当落伍的。

     修真世界里有一种入门的法术,叫“通明眼”,就是将真气运转到眼睛上,这样就可以看到别人身体里流动的气的情况,从而判断对手的实力高低,这个一目了然,哪用得着这么麻烦。

     当然,这个只限于修为高对修为低的人。

     一个人若是有心隐瞒自己的实力,随便什么法子都没有用。

     “长明,你先来。”,张衡水一只手搭在了赵长明的经脉上,这时清了清嗓子,故意用大了一些声音道。“嗯。”,赵长明这时点了点头,脸上浮现出一抹傲然,深吸了一口气,这时拼命运转起功法来,不一会,脸上就浮满了一层淡青之色,这是青木诀入门的象征,旋即,从赵长明头顶冒气一阵白烟。

     “口中吐丹气,头顶冒青烟,这可是仙人的境界啊,赵长明师兄真的好厉害,年纪轻轻就有这般的修为了!”

     林依这时一脸崇拜的喃喃道。

     叶青不禁看了她一眼。

     从这具身体的前主人停留给自己的记忆,叶青知道这个“叶青”其实是对他的小师姐林依暗生情愫的,只是他一来脸皮薄,二来生性胆小,这份情感一直藏在心底,从来没有表露出来过。

     只是叶青现在看看,不禁为他觉得可怜。

     这小师姐林依分明喜欢的是大师兄赵长明,以叶青的七窍玲珑心,林依这点小心思不可能瞒的过叶青。

     只是这赵长明的为人……

     叶青不禁蹙了蹙眉。

     “好!”,张衡水这时深吸了一口气,两根手指缩回,这时一脸赞许的道,“不愧是长明,果真是气感巅峰了,我看你的修为,少则三个月,多则半年,就可以筑基凝气了,实乃我青山派之福啊!”

     赵长明,气感九段!

     刘常青这时脸色也浮起一抹微微激动道,“长明,好,很好!”,他连说了一个好,很好,可见他心底是有何等的喜悦。

     赵长明脸上浮起一抹傲然。

     “不愧是长明师兄啊,这才19就可以筑基了,别说是在我们青山派,就算是在这方圆百里,也是凤毛麟角的存在啊。”

     “是啊,长明师兄不愧是我青山派之福。”

     “……”

     大殿里一群弟子,颇带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羡慕和醋味的道,张衡水这故意放大的声音,本来就有几分故意夸耀和宣扬给其他弟子听的意思。

     青山派本来就青黄不接,一个门派想要长久驻足,关键还是要看下一代的接班人,否则一旦等掌门刘常青故去,这青山派被别人吞并,也是朝夕之间的事,所以刘常青才这么忧愁,直到有了赵长明,这才欣喜若狂的把赵长明当成了他的下一接班人来培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