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FCSAQZJLEH"></tbody>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一个没有炼丹的世界
    叶青这时突然一阵恍惚。

     从前主人的记忆里,叶青终于得知了一点,那就是在这个所谓的大陆里,根本没有“丹药”这个概念!不但没有丹药这个概念,就连系统性的药材药性,药散这类东西都没有,对待受伤,就是最基本的用药草涂抹伤口!

     发觉了这一点,叶青感觉自己都无语了,这是来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啊?

     原始部落吧!

     叶青整个人一阵摇晃,这时顿时有种经济学家落入了原始部落,炼丹大师回到了鸿蒙时代的感觉,一阵使不上力。

     你一个连丹药都没有的修真世界,这是该有多落后?

     你靠什么修炼?

     没有“洗髓丹”,你能排除身体里的杂质,提高自己的根骨吗?没有“拓脉丹”,你修炼的速度能变快吗?没有“筑基丹”,你打算一次次强行筑基吗?没有“九阳塑骨丹”,你是打算断肢了之后不要重生了吗?

     就算是修炼、战斗,乃至突破的时候,方方面面都要用的到丹药啊,有时候一粒“菩提丹”,可以从濒死之间救你一命!

     叶青脑袋不禁一阵眩晕。

     叶青简直无法想象,若是一个世界根本连丹药都没有,这该是一副怎样灾难的场面!要是自己随手拿出一枚丹药出来,这里该会疯狂成什么样子?假设自己抛出一枚“聚灵丹”,说是能百分之百聚灵,成就凝液境,这里的修真者听到这样的消息,岂不是要为之大打出手?

     而这种聚灵丹,在原先叶青的北苍大陆,可谓说是遍地都是都不为过。

     这几乎是叶青最低级的练手丹药了。

     深吸了一口气,叶青这时长长的吐出,整个人不禁一阵激动,这没有丹药的修真世界,对自己而言,岂不是一个最好的发展机遇?试想,自己随手抛出两枚丹药来,一流的宗门圣地都要把自己奉为上宾。

     一个鬼才级的修真天才,也不可能及的上自己有一个世界的丹药种类做支撑!

     叶青这时心底不禁升起了豪情万丈。

     死后重生又怎么样,一切重来又怎么样!自己有这种的资本,迟早能东山再起!尤其是在这个连丹药概念都没有的修真世界里,叶青几乎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最终屹立到这个世界之巅!

     想到这,叶青的呼吸都不禁一阵急促了起来,缓缓的攥紧了拳头。

     一个土著的修真世界……

     我丹王叶青,要回来了!!

     “哎,小青子?”,林依这时伸手摸了摸叶青的额头,一脸担忧的道,“你不会是被大壮给打傻了吧,老发什么愣?”

     叶青这时捉住了林依的小手,深吸了两口气,强行遏制住了自己心血的沸腾,不、丹王叶青从此就是一个过去式了,世界上再没有三清阁首席大弟子,也没有北苍大陆第一使徒,更没有丹王叶青。

     现在,只有青山派脚下一个小小的门徒弟子,叶青!

     “师姐,去帮我找一个竹臼来。”

     “哦。”,感觉到叶青心情的古怪,林依乖乖的去找了一个竹臼来。

     拿到竹臼后,叶青先把青木藤外边墨绿的几片叶子一片片小心的剥掉,然后才把这剩下的青木藤放进了竹臼里,“这青木藤的叶子汁液苦涩,对凝固伤口其实没有帮助,一般要先去掉。”

     “但是这叶子不能扔掉。”

     叶青一下一下捣着这青木藤,这会,叶青算是感觉到这具身体的虚弱了,换做以前,之间用“真气”将青木藤里的汁液抽出来即可。

     不几下,叶青就把青木藤给捣碎了,然后从碎块里溢出一点点墨绿色的汁液,味道有些腥浓,“这青木藤的汁液,其实是炼制止血散的材料之一,单单这样敷用的话,效果可能没有十分之一。”

     说着,叶青把这个青木藤彻底捣碎了,里面多出了一小层墨绿色的粘稠汁液。

     “好了,这下就行了。”

     叶青拍了拍手,这时把这个汁液涂抹在了青木藤剥下来的叶子上,然后把这个叶子再敷到自己的伤口上。

     “嘶。”,叶青这时感到自己伤口一阵清清凉凉的,叶青这时不禁苦笑,自己这具身体可真是够虚弱的。

     “小青子,你干嘛要这么弄啊?”,林依瞪着眼睛道。“哦,这个啊?”,叶青这时淡淡的道,“这个青木藤的叶子,它的汁液对青木藤的汁液效果有破坏作用,但是单单这么敷用的话,却可以隔绝药性的流失。”

     叶青嘴角不禁勾起了一丝浅浅的笑意,这个小技巧还是自己小时候琢磨出来的,这么一晃,至少六百多年不曾碰过了。

     想想也是,叶青不论落魄到什么地步,也不至于还要用这么低级的技巧。

     随手炼一粒疗伤丹,还是没有问题的。

     只是可怜叶青这具身体,别说炼丹了,就是连气感都没有开启,根本没有炼药的能力,如今也只能睁着眼睛看看,倘若被当时的故人知道,曾经的堂堂一代丹王,落魄到了靠青木藤的汁液疗伤,不知道会不会笑呢。

     叶青吐了口气。

     “小青子,你好厉害啊,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林依忍不住道,这些就是门派里的大长老们,好像都讲不出啊。

     叶青随口道,“上次张长老来讲课的时候说的啊,你肯定没好好听。”

     “有吗?”,林依瞪大了眼睛,仔细的想了想道,“不可能吧,大长老的课,我每一堂都有很用心的听,还有,好像每次不好好听课的人是你吧?”,但是被叶青这么一说,连林依自己都不禁怀疑起来,自己是不是真的哪里漏听了。

     不行,下次要去问问张长老去。

     叶青笑了笑。

     林依就是一个小女孩,哪经得起叶青这个活了六百多年的老妖怪的骗。

     “呼……”,叶青把新的纱布换好,这时伤口上的伤才算是处理完毕,叶青感受了一下,胸口沉闷的疼,倒不是那个只有气感一层的张大壮力气有多大,而是自己这个身体实在太虚弱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