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FCSAQZJLEH"></tbody>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丹王重生
    草庐雅舍,一壶香炉,伴着淡淡的药草清香。

     “林素衣!!”

     叶青大喊一声,整个人直挺挺的从床榻上坐了起来,右手闪电般探出,画了一个符,前方却空空如也,叶青猛然睁开眼睛,却发觉自己汗流满身。

     “我、我怎么在这……”

     “我不是死了吗?”

     叶青,三清阁丹神座下首席大弟子,三清阁行走第一使徒,师尊耿步煌崩殒后,传位叶青为第七任三清阁阁主,但就是在登位的前一天,叶青的师兄,耿步煌的弃徒渊羡鱼突然回到三清阁。

     叶青和师兄的感情一直很好,所以并未有什么防备。

     谁知就在祭奠师尊的时候,渊羡鱼突然对叶青发难,一掌把叶青打成了重伤,等叶青死后,渊羡鱼对外宣称,是叶青害死了师尊耿步煌,被清理门户,渊羡鱼自封第七代三清阁阁主!

     从此,叶青的名声一落千丈,变成了人人唾弃的“弑师逆贼”!当然,叶青知道,这里面肯定少不了渊羡鱼的推手。

     而三百年后,渊羡鱼从此成为了北苍大陆人人敬仰的“丹神”!

     “……丹神!”

     叶青攥紧了拳头,恨得几乎咬碎了牙齿,这个名头也是你配叫的吗?!

     “呼……”

     往事如烟,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叶青低头看了看,愕然的发现,自己竟然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模样,双手稚嫩,身躯单薄,“不可能!我明明是窥道境的高手,修道六百三十载,怎么可能是这个样子,还有,我的真气呢……?”

     叶青摸了摸自己的身躯,这时惊恐的发现,自己的修为已经彻底丧失,一丁点的真气都没有。

     “不对……”

     叶青这时冷静了下来,他发觉自己这个身躯,根本不是丧失了修为,而是压根连“气感”都没有开启,而且灵根驳杂,身躯里杂质很多,分明是连“粹体”都没有完成,前世自己就算修为再怎么丧失,但是这近乎“通明”的身躯是不可能变的!

     那么结论可能只有一个了……

     “呼,我知道了,应该是师尊喂我吃的那粒神丹,九转神魂丹的功效。”,叶青喃喃道。

     前世耿步煌曾经喂了叶青一粒神丹,戏称没有任何功效,但是在叶青死后,有一定几率能转世重生,叶青当时就笑了,以为是耿步煌在和自己开玩笑,说这丹药的药性怎么检验?总不能自己真死了吧?

     耿步煌当时还很认真的说,我算到你命中有一大劫,以后的路就要你自己走了。

     如今想来,师尊竟然真的算到了!

     “啊……”,就在这时,一阵潮水般的记忆顿时涌上了心头,叶青痛苦的倒了下去,攥紧了脑袋,足足半个小时后,这潮水般的记忆才一点点褪去。

     “原来,这具身体的前主人也叫叶青……”

     这里是南疆域,东琅郡国,镜州,青山派。

     这是青山派外山的一间柴房里,身躯的前主人,是青山派外门的一个小弟子,青山派把一切想求仙问道的求仙人,一起安排在外山,每个月派人来教习如何“气感”,如果一个人能在十六岁前“气感”,就可以做一个正式的青山派弟子,否则就逐下山去。

     而这个身躯的前主人就是一个资质根骨太差,迟迟不能气感的人,如今快十五岁了,离被赶下山也不远了。

     他这个身子的主人天生懦弱,一直被同门欺凌,就在前不久,一个刚刚晋入内门的张大壮,就拿叶青试手的时候,一拳把叶青打成了重伤,这才被叶青趁虚而入,而这身躯的主人其实已经死了。

     “你啊你啊。”,读取了这些记忆后,叶青不禁摇了摇头,这个前主人可真够窝囊的。

     一个人可以没有实力,但不能没有一个强者的心啊!

     “罢了,你接下来的路就由我来帮你走吧,你安心去吧。”,叶青定了定心神,眸子里绽出一抹精芒。

     “嘎吱”一声,就在这时门开了,一个翠衣少女看了叶青一眼,不禁诧异的跑了过来,“小青子,你怎么爬起来了,赶紧躺下。”

     她手里拿着一根短短的青藤,根须已经被洗净了,通体墨绿色,看起来郁郁苍苍,叶青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青木藤”,青木藤的汁液有凝固伤口的效益,这个青木藤是炼制止血散、活血散之类必备的一种基础药材。

     “师姐……”,叶青张了张口,不知怎么的就把这句话叫出了口。

     这个翠衣少女名叫林依,大叶青两岁,她资质很好,早叶青三年就悟出气感了,现在大约气感三层吧,叶青在这个宗门里,一直是林衣在无微不至的照顾,否则叶青根本活不到现在。

     林依,林依,林素衣……,叶青的眼神不禁一阵恍惚了起来,这是一种巧合吗?

     “哎,你发什么呆呢?”,林依用手指在叶青额头上嗔怪的一弹,叶青这才恍然回过神来,看着林依素靥无瑕的质朴小脸,不觉有些发怔,修道六百多年来,除了林素衣,还没有人敢对北苍第一使徒,丹王叶青做这种动作。

     “来,给我看看你的伤口。”,林依说着,不由分说的掀开了叶青的被子,挑开了叶青胸前沁染了血的纱布。

     “这该死的大壮!”,林依柳眉拧起,一脸的愤愤不平,配合着她那张稚嫩的笑脸,看起来煞是可爱,“这张大壮才晋入宗门,修炼出了一段气,就跑来拿你试手,还有宗门长老也真是的,竟然也不惩罚他,就关了他七天禁闭了事,还说什么你还不是宗门的弟子……”,林依气呼呼的道。

     这话说完,林依才想到叶青这还在听着呢,不禁俏皮的吐了吐小舌头道,“你别在意啊,等那张大壮出来,我帮你好好教训他一顿就是。”

     “没事,用不着的。”,叶青笑了笑,要是一个气感一段的人还要一个小女孩帮自己出头,那自己堂堂一代丹王真的是白活了。

     “你就知道逞能。”,林依白嫩嫩的手指在叶青眉心一戳道。

     “来,我给你止血。”

     说着,俏生生的坐到叶青床沿上,就在这时,林依做了一个举动,着实把叶青吓了一跳,她拿起手中的那一段青木藤,竟然直接举起来就要往嘴巴里放,这举动顿时把叶青吓坏了,“等等!林、……师姐,你这是要干嘛呢??”

     叶青眉头一阵狂跳。

     把青木藤直接放到嘴里咬???

     “给你止血啊?”,林依这时奇怪的看了叶青一眼,大眼睛乌溜乌溜的,“这青木藤的汁液就止血的效果啊,怎么你这都不知道吗?上次张长老来讲课的时候不是说过了吗?”

     这还用你说?我堂堂丹王叶青,炼丹六百多年,什么药性不知道,我当然知道青木藤的汁液能止血啊,但是但是……你干嘛用嘴咬??

     再说了,堂堂北苍大陆,你见过有谁把药材嚼碎了用汁液直接敷在伤口上的?

     直接炼成丹药啊!

     当然,叶青没有把这话直接吼出来,而是一脸无语的道,“师姐……,再不济的话,止血散有吗?”

     “止血散?”,林依眨了眨眼睛,这时说了一句让叶青几乎吐血的话,“这个能吃嘛?还有,用嘴咬的话,唾液是可以促进青木藤的汁液对人体伤口的凝固效果,这可是常识,我这是为了你好。”

     常识?常识你个鬼啊?

     唾液能促进青木藤的汁液对人体伤口的凝固效果?我堂堂一代丹王,在三清阁炼丹六百多年,怎么没听过这种的逻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