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心不在焉
    “紫珣啊,浩初最近的新闻你看了吗?”江浩宇手上切菜的动作没有停,侧头看了眼背对着自己的唐紫珣,其实他就是来探探唐紫珣的想法,要不是这个三年前原本应该和唐紫珣去度假的人突然跑到美国,要不是他发现老弟的状态不对,要不是趁着自己工作间隙偷跑回来查查原因……

     捧着一道刚出锅的菜,唐紫珣愣了一下,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有太多的注意到,又找了借口:“这段时间学校课程比较紧,而且爸妈交代关于酒店的事情也多,所以没怎么关注……他……是怎么了吗?”

     “哦……也没什么,挺好的,”江浩宇接手了唐紫珣手上的那盘菜,准备拿出去,“他可能快回来了,而且,有些事情,我劝了没用,只能看你了……还有一个菜吧,你烧了就出来吃吧。”

     唐紫珣吞了吞口水,却不是因为菜香。只是,他,江浩初,要回来了吗?

     “紫珣啊,伯母问你一个事啊……”关芊荷拿起手上的筷子,指向最后上来的那一道菜,“这个……你是没放盐吗?”

     “没放盐?”江浩宇也夹了一筷,“真没放……”

     “啊……?”唐紫珣尴尬一笑,“应该是忙忘记了,我去回锅加一下。”说完,端起了菜,想要走向厨房,却又一个不小心,脚踢到了自己坐的椅子。

     “诶诶诶,小心,没事吧。”众人关心道。

     “没事没事,我一会就回来。”唐紫珣捧着菜绕过自己刚才撞到的椅子,快步向厨房走去。

     后面江浩宇看着唐紫珣跑进去的身影笑了一下,这唐紫珣,对浩初也不是没有感情嘛,一说他要回来了,就魂不守舍的。这心思,怎么都该看的清楚了,两人明明就可以在一起的嘛。

     心里冒着想法的江浩宇并没有发现桌边的另外四位大家长都在看着他,所有人都以为江浩宇的笑是对唐紫珣有意思,而唐紫珣第一次做菜没放盐,那应该就是江浩宇……难不成说了什么?

     “紫珣不是这么冒失的人啊,浩宇,你是不是在厨房里跟她说什么了?”关芊荷试探性的问着自己的大儿子。

     “是啊,我看她这样肯定是因为我刚才说的话啊。”江浩宇又笑了笑,完全没发现边上几人投去的奇异目光。

     “浩宇啊,你们刚才究竟说了什么呀,这紫珣怎么魂不守舍的,还有你这表情,什么意思啊?”这在座的几位可是有点担心呢,紫珣是不错,这几年大家可都看在眼里,但是,订婚的对象是弟弟而不是哥哥啊。要是他们两人好上了……

     江浩宇坐下,看着突然不说话的几人,聪明的他怎么会猜不出长辈们的误解?

     “你们可别多想,我刚才跟弟妹只是说了浩初要回来的事,所以啊,别误会啊。”

     众人叹了口气。

     “但我总觉得老弟跟紫珣之间会发生点什么事情。”江浩宇猜测,说是猜测,其实也并非没有根据。

     三年前,江浩初突然跑美进修,成功在著名大律师的底下出了师,这次回来,那大律师的宝贝女儿也会跟着回来吧,江浩宇看了一眼唐紫珣的背影,不知道她……这也是浩初的不对,明明家里有人等着,还要出去拈花惹草。

     “感情的事情道不明白,让他们两个自己折腾去吧,能在一起最好,不然,咱们几个想怎么给他们凑一起也白搭。”

     一餐饭,味道是不错,几个人却吃的挺郁闷的。江母临走回家前,偷偷拉着紫珣说了几句悄悄话:“小珣啊,我知道刚才浩宇讲了浩初的事情,你放心,等他回来,我们会教训他的,你们的事,我们两家也会提上日程的,绝对不会委屈了你的,啊,他这一走就是三年,消息都是浩宇带回来的,哎……”

     唐紫珣在心里突然佩服起了自己,这几年学了这么多东西也没有忘了学习伪装,现在在江妈妈面前所表现的毫无波澜的微笑,大概就是最好的解释了吧:“江妈妈,没事的,浩初去进修是好事呀。”

     “可是……”

     “妈,我们走吧,明早还要赶早去开会呢。”江浩宇拉走了江妈妈,留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给唐紫珣。

     送走了客人,跟父母打了招呼,唐紫珣走回了房间,锁上了门。

     她从化妆台的抽屉里取出那本属于自己一个人的画册,别人不知道,可是自己却是最清楚的。这本自己制作的画册,已经满了,到达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厚度,差点连抽屉都塞不进了。

     在微弱的台灯下,唐紫珣一页一页的翻着,画册中的主角只有一个,就是三年前跑出国的人。前面的几张画,是浩初还在的时候唐紫珣偷偷画的,而后面的那些,都是在新闻或者报纸上可以看到的,只是被她画在了这册子上。

     但,最后一张。

     唐紫珣双眼微红,看着最后一张,江浩初拥着的那个女孩,她的妹妹——洛晴。天知道她当初是用了多大的勇气将这张照片画下,那天在山里的那个小姐将这照片给她看了一眼,她就记下了,再也忘不掉。

     从前,到底是怎么回事?

     唐紫珣伸手擦掉脸上划落下的泪滴,她本就不是洛家人,一个姓唐的人怎么会是洛家人呢,她知道自己是一个养女,可是养父母待她很好,可是这样的好,却让唐紫珣更加羞愧。

     纤细的手抚上胸口,那里的疤痕,她永远都记得,过了这么久,学了这么多,难道还会看不懂自己吃的药物上面的外文吗?就算养父母隐瞒,唐紫珣自己也猜到了七七八八。

     “我本来该死的,却害了洛晴,”又是一滴泪,她是那个插足的第三者吗?所以江浩初会那么恨她?唐紫珣以为是车祸害了洛晴,而自己是罪魁祸首,那么,无论养父母要自己做什么,她都愿意,就当……赎罪吧。

     脑子里的线索总是乱七八糟的,唐紫珣再怎么想都没有用,因为自己最近不知道怎么了,想着想着总会头疼,疼得厉害。

     算了,早点睡吧,明早还要去酒店巡视。只是唐紫珣心里有点没有底,若是过段时间他回来了,自己又该怎么面对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