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章
    午后的阳光极好地照下来。那光中的色彩五颜六色,有微小的尘埃在浮动。时间静谧,好似静止了一般。

     他们坐在公交车上,舒曼恩将头歪靠在顾云天的肩头,晕晕欲睡。

     今天出门之前,顾云天原想去车行租辆车,在城市里行走没车可不方便。可是他这个想法却被舒曼恩给否决了。

     舒曼恩说自己开车不如坐公交车,那样比较好玩。

     顾云天不知这有什么玩,但她想坐,他自然陪着。

     此刻他们就坐在一辆开往青山寺的公交车上。因为正是放假期间,哪哪都有很多人,公交车上自然也不例外。好在他们俩上车的早,车上还有坐位。要不然一路颠簸,没到青山寺体力就该不支了。

     车子一路向东开去。路上遇车阻,阻了将近半个来小时才通行。

     朦朦胧胧间,舒曼恩睁开眼问顾云天到哪了?

     顾云天说:“还只走了一半的路程。你再睡睡?”

     舒曼恩确定困得厉害,再加上窗外的暖阳又太过暖和,不睡还真是太对不起周公了。

     昏昏沉沉间,舒曼恩又迷迷糊糊地睡去。顾云天执起她的手,将它握进自己的掌内。

     期间公交车开开停停,终于在两点半左右到了青山寺。车上的乘客大都也是来这旅游的。一窝蜂的挤下车,车里瞬时空了好多。

     顾云天去摇舒曼恩的胳膊,“小懒虫,起床了。”

     舒曼恩弹开眼,揉了揉,问:“到了吗?”

     “到了,你看人都快走光了,再不走,这车又该刚回去了,咱们就白来了。”

     舒曼恩一听,瞌睡虫瞬时没了。她伸个懒腰,觉得精神棒极了。

     两人走下车,热闹的景区里人来人往。顾云天去排队买门票。

     买了门票,两人进了景区。舒曼恩举目四望,全都是人。

     青山寺占地很大,顾云天心细,买门票时,顺道还买了份景地图。

     舒曼恩指着地图,问:“我们先去哪?”

     顾云天望了眼人潮,说:“哪里人少我们就去哪。”

     舒曼恩莞尔,“这会儿哪里还有人少的地儿。”

     “那就随人潮吧,走到哪是哪。”

     舒曼恩吐槽,“好没目的性。”

     顾云天干脆双手一摊,做甩手掌柜,“那听顾太太的。”

     舒曼恩笑着指了指地图上的一个点,“去这吧,望衫楼。”

     望杉楼是一个有六层楼那么高的塔。塔内面积原本就小,加上人多,真是举步维艰。

     舒曼恩望着前面一人黑黑的后脑勺,跟顾云天讲,“我觉得乘节假日出来旅游,原本就是一个大大的错误。”

     “何解?”

     舒曼恩朝前呶嘴,“你看,景根本没看到,只顾看人家后脑勺了。”

     顾云天不由发笑,还……真是这样,由不得顾太太抱怨。“那以后我们专挑不是节假日的时候出来旅游,这样只看风景不用看后脑勺。”

     舒曼恩举双手赞同,“那才是明智之举。”

     终于,队伍开始慢慢向前移动了,到达塔顶足足用了半小时之久。

     站在塔楼上,迎风而立,可以望见远处的红杉林,一大片火红火红,很是壮观,像燃烧着的火焰。

     “站在这里,才觉不虚此时。”舒曼恩赞道。

     下楼时,依旧是人山人海,但心境略有不同。上去时是希冀,下楼时是凯归。

     出了望杉楼,舒曼恩将地图递给顾云天,“这次听你的。”

     顾云天对着地图看了一会儿,然后指着地图上的一处说:“不如去炽云殿,听说那里求签很准的,我们也去求一支。”

     “我们求什么?”

     “什么都可以,只要是好签。”

     舒曼恩想不到顾云天居然还是一位唯心主义者。

     大殿很雄伟,香火很旺。这里正主位上供的是观世音菩萨。菩萨慈眉善目,恩泽一方。

     顾云天去拉舒曼恩的手,“不如我们拜拜。”

     “好。”

     两人跪在蒲团上,双手外翻,诚心叩拜。

     顾云天望见地上有签筒,拿过递给舒曼恩,“不如你来摇一支签。”

     舒曼恩望着大殿上的观世音菩萨,冥想一会儿,问:“都说观世音菩萨求子最灵,我求什么?”

     “求子。”

     舒曼恩呵呵笑,“你别逗了。我命中无子。”

     顾云天没理她的话,依旧将签筒递过去,很坚持。“求支签又不会少块肉,你怕什么?”

     舒曼恩注视那签筒半响,终是拗不过顾云天,端过摇那签筒。

     摇着摇着,那签“咣当”一声掉到地上。

     顾云天捡起,看了一下说:“是97签。走,我们去找签文。”

     找到了签文,粉红色的纸里,只有四句诗:当风点烛空疏影,恍惚铺成杨里花;累被儿竟求牧拾,怎知只是自浮槎。

     望着手里的诗,舒曼恩戚戚然,“一看这字面的意思就觉不好,应该是支下下签。”

     “你又不懂这个,怎么知道不好?”顾云天从舒曼恩手中拿过那纸,“去找居士解签。”

     殿里的老居士看完那签文之后,缓缓道:“这四字诗的字面意思是,此卦当风点烛之象,凡事虚名不利也,镜里花本作杨里花。童本作竟,累拾有作累累河山待收拾。幻浮槎本作自浮槎,浮槎指飞行物体。意思可为,富贵在天,贫穷是命,不用求谋,皆是前定。喻时命也,到头来一切皆空。”

     “一切皆空。”舒曼恩喃喃一语,“果然是这样。”

     出了炽云殿,舒曼恩心情有些低落。顾云天回想起,懊恼地要命,早知道就不去求什么签了,不是好签也就算了,还要引人心情不好。

     “恩恩,你可别把这签的事放心上啊!只不过是一支签吗,能左右什么东西?你不是说你是唯物主义者吗?”顾云天拉住她的手开解道。

     舒曼恩抽回手,佯怒道:“说灵的是你,说不灵的还是你,你可真是一根草,风吹两边倒。”

     顾云天举起双手说:“是,只要你不难过,我当草根都没问题。”

     舒曼恩笑,那笑却带了点无奈,“你是精英,我才是草根。”

     为了不使舒曼恩的情绪再低落下去,顾云天做了两件事。一是拉着舒曼恩爬去爬山。爬山容易消耗体力,累时自然不会想其他的了。二是带着舒曼恩买特产,买完特产吃特色小吃。手里拿着心爱的东西,嘴里吃着美味小吃,自然也没没时间想其他的。

     “曼恩,你可不能再吃这糯米糕了,再吃小心撑破肚子。”顾云天将她前面的糯米糕拿走。她已经吃了整整一盒了,虽然这东西好吃,但必竟是糯米所做。糯米难消化。

     “小气。”舒曼恩虽这么说,自然没真生气。她知道这个男人是为她好。

     她将买来的绢扇子拿出来,一把一把望过去,每把她都很爱,送谁她能不舍。

     “怎么办,云天?这一套扇子我都很喜欢嗳。”

     彼时他们站在青山寺的站台前等公交车。舒曼恩闲着无聊,因此掏包翻看今天所获的战利品。

     “那就都留着呀!”顾云天拿过其中一把,这扇子都是用上等的绢画所制,每把颜色不仅不同,而且上面画的内容也不一样。

     果然是每把都很有特色。

     “可是要送人。”

     “那就再买一套。”顾云天不明白这有何为难的。

     “真的?可是价格很贵。”

     “我呀多的也就只剩钱了。”顾云天揶揄自己。

     舒曼恩回转身,又跑去店里买了套相同的扇子,这才心满意足地眉开眼笑。

     顾云天想,但愿她呆他身边永远像个小女孩,只要能满足她的心愿,就可以笑逐颜开。

     晚上回去的时候自然又是路阻,而且比白天的时候还要严重。

     车子慢慢行驶,顺道让他们领略了一下入夜的杭城。

     回到家已八点多,两人再也没有其他兴致出去。舒曼恩煮了宵夜,两人吃完倒头便睡。

     第二天起来,天气好似又冷了几分。

     舒曼恩开衣厨找长袖。好在出门时想到有可能天气会降温,于是她随手将长袖搁到了箱子里。没想到现在还真派上用场了。

     她煮了早餐,很简单的清粥,下饭菜是咸鸭蛋和萝卜干。

     顾云天就着咸鸭蛋和萝卜干,足足吃了两大碗的稀饭。这让舒曼恩很有成就感。

     吃过早餐,舒曼恩简单地收拾了一下房间,就跟顾云天出了门。

     “今天我们去哪?”站在公交站台上,舒曼恩挽着顾云天的胳膊问。

     有车驶来,车玻璃印出他们两人的样子。顾云天今天穿了件水蓝色的棉t恤,下身是深色牛仔裤。舒曼恩穿淡蓝色欧根纱衬衫,配了条牛仔中裙。两人站在一起,一个帅气,一个靓丽,真是绝配。

     “跟我去个地方吧。”顾云天说这话的时候,面色稍稍有点凝重。

     车子载着他们一路向郊区奔去。

     到了最后一站时,顾云天说:“到了。”

     “好神秘。”舒曼恩跳下车,却见前方是一个村落。跟水墨村有点像,但没有水墨村大,也没有水墨村繁荣。

     村子里的房子都是那种老房子,有些还是木头结构的。房子的墙壁上有些爬满了生机勃勃的爬山虎,有些却是乌黑一片,一看便知年代久远。

     舒曼恩跟着顾云天绕过几条狭窄的小路,最后在一扇油漆剥落的木门前站定。

     顾云天拿出钥匙,将门上的锁打开。门被推开时,发出沉沉地“吱吱”声。

     房子里面关线很暗,可能许久没住人了,里面一股潮湿发霉的气味。

     顾云天将灯打开,昏黄的光线下,舒曼恩望见里面摆放着一些简单的家具。虽然没有住人,但里面的环境还算干净。她想应该是有人常来打扫的缘故。

     “这里是……”

     “我小时候住的地方,那时妈妈还在。”顾云天的声音低低沉沉,听上去有些伤感。

     “原来你小时候就住在这里啊!”舒曼恩忍不住在心里补了一句,果然环境很糟糕。“怪不得你说自己是个穷小子。”

     顾云天轻叹一声,转头四望,“那时虽然很穷,但很快乐,因为有妈妈在。有妈妈在的地方,就是天堂。”

     好似感受到顾云天的悲伤一样,舒曼恩想安慰却又不知该说什么。逝者已矣。她走向前,将他轻轻地拥进怀里。

     “别难过,现在有我陪着你。”

     顾云天反身圈住舒曼恩的腰,将她紧紧拥住。

     也不知他们俩拥了多久,只待门外响起一阵声响,他们蓦然醒悟,猛得放开彼此。

     “是小天回来了吗?”门外响起的声音带了点沧桑,想来年岁应该也比较大了。

     “是啊,王阿婆。”顾云天牵起舒曼恩的手走了出去。

     王阿婆见到舒曼恩,微微一滞,继尔笑道:“这位姑娘是你的女朋友吧?”

     “不是的,王阿婆,他是我妻子。”

     舒曼恩朝王阿婆友好的笑笑。

     “哎呀,你都结婚啦。那你妈妈泉下有知,也该安心了。”王阿婆显然是真的为顾云天高兴,舒曼恩能看出她的笑很诚挚,也很真心。

     “是啊。”顾云天回头又望了眼屋子,眼里有着无比的眷恋。他收起情绪,朝王阿婆露出温和的笑,“王阿婆,谢谢你这么多年来照看我家房子,还时不时得来打扫。”

     王阿婆似责怪般地剜了一眼,“看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客气,你帮助我们家的事还少么?”

     “行行,我们都不说客气话了。今年来看一眼,我就安心了。”顾云天进到屋里关了电,将木门关上上好锁,这才牵起舒曼恩的手,对王阿婆说:“王阿婆,那我们就先走了。”

     王阿婆显然有些不舍,“这就走吗?不如到我家吃了饭再走吧?”、

     “不了,王阿婆。可不能太麻烦你。”三人走到小路上,顾云天问:“大双和小双他们还好吧?”

     “好好,都挺好的。他们去年在市里买了房子,生意也做得不错。今年小双也结婚了,大双媳妇还给我添了个宝贝孙子。哎,这日子好啊,越过越好了。”王阿婆感叹,眼眶却有些湿,“前些年啊还真是多亏了你,要不是你,我那两儿子哪有那个福气啊。”

     “我也只不过是个牵线人,路要怎么走还不是靠他们自己么?现在他们有成就也是他们自己努力的结果,我可不敢受这份功。”

     王阿婆笑,转头却对舒曼恩说:“姑娘啊,小天可真是个好人,你可一定要好好爱他啊。”

     舒曼恩瞟一眼顾云天,点点头,“放心吧阿婆,我会跟他共偕到白天的。”

     “那就好,那就好。”

     别了王阿婆,两人手牵着手走在村子里的小路上。

     小路两边都是稻田,此时稻穗还青,但过不了多久,那些稻穗将会变成黄灿灿的。那时,丰收的季节也就来临了。

     两人寂静无声地走了一段路。这时,舒曼恩倏得偏过头,望了眼顾云天刚毅的侧脸,逗笑着说:“没想到我们的顾老板居然是这么高尚的人,实在看不出来啊!”

     顾云天停住脚步,回敬了一句,“既然顾先生这么高尚,顾太太不应该感到骄傲吗?现在我和你可是连在一起的。”

     “夫妻同心,其利断金么?”

     “对,成语用得不错。”

     “不是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

     “你敢?”顾云天佯怒。

     舒曼恩瞪他,一副“你敢把我怎么样”的神情。顾云天揽过她的肩,低头承认,“我爱你还来不及,确实不敢把你怎么样。”

     两人回到市里,正好赶上午饭时间。

     顾云天问舒曼恩:“中午想吃什么?”

     当时他们俩刚从公交车上下来,舒曼恩眼尖,一眼就瞧起了站台上的广告牌。她指着上面的广告说:“就去这家吃吧,看着不错。”

     这是一家名为“不见不散”的主题餐厅。

     餐厅在二楼,环境很好,也干净。只是正是饭点,又加上这家餐厅生意火爆,来吃饭的人等位置足足等到了楼下去。

     望着长龙,舒曼恩有些望而生叹,“要不还是别吃了,去别家吧。”

     顾云天看看前面的人潮,也觉有些不靠谱。

     两人正欲往楼下走时,这时却有一位大堂经理模样的人匆匆走来截住了他们。

     “这位先生和小姐,先别走,我们里面有包间。”大堂经理笑着说,继尔坐了个邀请的手势。

     外面排长龙的客人们见他们俩还有这个优待,纷纷抗议,“他们怎么可以插队啊?”

     大堂经理笑笑说:“他们是我们老板的客人,老板专门给他们留的包间。”

     听大堂经理这么一说,排长龙的客人们虽不爽,但同时噤了声。

     舒曼恩偷偷问顾云天,“你居然认识这里的老板怎么不早说啊?”

     顾云天却一头雾水,“我不认识啊!”

     “那怎么有优待?”

     顾云天摇头,“我哪知道。不过等一下就清楚了。”

     大堂经理带着两人进了一个豪华包间,客气地说:“两位请稍等,我们老板等一会儿就来。”

     没一会儿,包间的门被推开,一位西装革履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小天。”那人语气有些激动地叫了一声。

     顾云天缓缓站起身,想了一下,才道:“小双。居然是你。”

     “太巧了。”王小双走向前,拿拳头敲了敲顾云天的肩头,“你来杭城怎么都不跟我打声招呼?我妈刚才还来电话说你来了,结果你还真是说来就来了。”

     “我哪知道你开了个这么大的酒楼,早知道我一定早来了。”顾云天笑了笑,打趣道。

     王小双拉了张椅子坐下,“刚才我正在监控室,无意间看到你在外面,刚开始不敢确定,再定睛一看,可不就是你么。哈哈……”

     顾云天伸手指了指,“眼力不凡。”

     跟顾云天寒暄完,王小双才注意到他的身侧坐着一个女人,安安静静、温温柔柔,很美却不张扬。

     “这位是……”

     顾云天介绍,“我妻子,舒曼恩。”

     舒曼恩抬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你好。”

     “你……你好。”王小双只觉双眼一亮,心中想,顾云天果然好福气。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王小双站起身,说:“你们先坐着,我给你们点菜去。对了,弟妹有什么特别喜欢想吃的东西吗?”

     舒曼恩说:“都可以。”

     王小双走了之后,舒曼恩望着顾云天半响才吐出一句,“这是不是印证了一句话,好人有好报。”

     那顿饭大家吃得都很开心,尤其是顾云天。后来王小双的哥哥王大双也来了,三个男人聊起往事,有些唏嘘,有些感叹,好在一切都过去了。

     王小双大着舌头说:“小……小天,这……这杯酒我……敬你,祝你……生活……美、美满,永远……幸福。”

     干了之后,又倒敬舒曼恩,“弟、弟妹……这、这杯酒,我……我敬你,谢谢……谢你,照顾我、我……兄弟。”

     见他那么讲,舒曼恩也只得干了那杯酒。顾云天知道舒曼恩酒量浅,再敬过来时,他都替她挡下给喝了。

     那场宴请一直从中午喝到晚上,直喝到宁酊大醉,舒曼恩才扶着顾云天回到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