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章
    夜很静,禁地的小路上没有路灯,加上今夜又无月,放眼望去,一片黑漆漆。

     舒曼恩打着手电筒,走得很是小心翼翼。

     小楼离她越来越近,可她心中却一阵忐忑。如果真的见到顾云天在里面该怎么办?此刻她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咚咚”跳得异常激烈。

     小楼的大门紧闭,她看不到里面的端倪,但隐隐约约有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你想怎么样?”声音透着一股厌烦和不奈,口气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果然是顾云天的声音。

     她朝四周望了一眼,大门左侧靠近花园的地方有几扇窗子。她跳下台阶,朝窗子走去。有一扇窗子正好虚掩着,她偷偷向前,悄悄贴到窗户上。

     透过缝隙,里面的情景一目了然。

     顾云天站立在沙发前,衬衫的袖子挽着,面色冷若冰霜。离他一米左右的沙发上坐着一位老妇人。

     老妇人七十几岁,但看上去精神极好。头发绾得一丝不苟,穿了件暗红色披肩毛线衣。只是这么坐在那里,却有一股难掩的威严。

     莫语兰听孙儿的一声质问,心里自然有气,声音并大了起来,“有你这么跟奶奶说话的吗?奶奶只是在跟你商量。”

     顾云天飞快地瞥了眼她,声音里的厌恶感更甚,“商量什么?商量我怎么跟舒曼恩离婚吗?”他自嘲一笑,继尔笃定地说:“我告诉你,我是不会跟她离婚的。”

     气氛一下子僵得能冻死人。但老太太却没有被顾云天的话给吓着,口气比起之前越加严厉。

     她说:“这婚离也得离,不离也得离。”

     “呵呵呵。”顾云天失笑出声,转过去,狠狠盯住老太太,“我凭什么听你的。”

     “就凭我是你的长辈。”

     “长辈?有你这样做长辈的吗?”顾云天气愤,“都说婚姻大事劝和不劝离,可你倒好,非得劝我们离了才好。”

     “顾云天,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得什么主意?”莫语兰站起身,拿手指他。

     顾云天的神色顿了顿,“我打什么主意了?这婚可是你要我结的,现在我结了,你不是该满意了吗?”

     “满意?我能满意吗?”莫语兰说:“当初你拿着结婚证过来的时候,我是高兴,可是那是我不了解情况。现在我了解情况了,你跟那个舒曼恩结婚,纯粹就是为了气了,为了报复我是吗?”

     “你说对了,我就是为了报复你。”想起过去种种,顾云天心里更是难受,“如果当初不是你把我妈赶出去,她就不会死。”他苦笑,“你以为把我接回顾家,我就会忘了以前的事,根本不可能。”

     莫语兰沉默了,她想起自己以前对顾云天母亲做的事,确实是有些过,但那时做为了个母亲,站在自己孩子的立场,他又怎么可能让云天的母亲毁了儿子的前程呢?

     可是必竟事与愿违,儿子对许微云的执念居然会那么深,等她想阻止时已经来不及了,大祸也酿成,而她的儿子也回不来了。好在许微云给他们老顾家留了后,老天又可怜她,让她找到失散的孙子。

     “云天,我承认,以前对你妈妈所做的事是我不对。这些年我也一直在弥补,你说你不想跟我一起生活,我就搬到了这个小楼里来,你说你不想我出现在你面前,我也尽量避着你。可是你别忘了,再怎么样你都是顾家的孩子,你得为顾家开枝散叶。舒曼恩那孩子再不错,可她不会生,只这一条,奶奶就不能答应,我们顾家的列祖列宗也不会答应。”

     舒曼恩听到这里再也不想听下了,她悄悄退了出去。说到底她还是没有那么勇敢。其实她更害怕顾云天说出真相。比如,他娶她,只是在利用她。而他对她的好,也只是在演戏,仅此而已。

     她知道他们的婚姻从一开始就不正常,两相利用。但经过这么久的相处,她对顾云天的感情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变化,她知道自己爱上了他。如果一开始说他们之间的感情只是彼此利用,她可以接受,但现在还是那样的话,她会失望。所以在还没有心里准备的情况下,她很懦弱地选择了逃避,她相信那是对自己最好的保护。

     回到房间,坐到沙发上,虽然电视开着,但舒曼恩的眼睛却没有焦点。她在等顾云天。

     不知过了多久,她才听到开门的声音。她没有转头,依旧盯着电视。但顾云天却被呆坐在沙发上的舒曼恩吓了一跳。

     “阿恩?你回来了?”他记得舒曼恩说过晚上是不回来的,可怎么突然就回来了呢?

     舒曼恩愣了一下,转过头,露出一抹僵硬的笑。

     “嗯。”她说。

     顾云天疲惫地抹了把脸,“你不是说呆在医院里陪你妈妈吗?”

     舒曼恩拿摇控关了电视,“我爸爸来了,他让我回来。”

     “哦。”顾云天朝换衣间走去,边走边问:“你洗澡了没有?”

     舒曼恩也朝换衣间走去。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下,她问:“你……你刚才去哪里了?”

     顾云天拿衣服的手顿了顿,笑笑说:“去院子里走了走。”

     “这么晚了还去散步?”语气里满是疑惑。

     “呃对,晚上吃太多了,散步易消化。”

     舒曼恩的目光微闪,悄声问:“你……你没有什么事要跟我讲的吗?”

     顾云天看着舒曼恩半响,琢磨不出她话里的意思,尔后摇摇头说:“没有。”

     他眼神里的平静叫舒曼恩略略有些失望,但她还是轻轻舒了口气。

     “你怎么了?”顾云天见她犹疑的样子,心里有些奇怪。

     舒曼恩说:“没事。”

     “你晚上怎么怪怪的?是你妈妈……”

     舒曼恩否决,“不是。我妈妈她挺好的。”

     两人又默默地注视了一会儿,顾云天错开眼说:“我去洗澡。”

     这一夜两人都睡得不好,舒曼恩心里想的是,他终究不想同她坦白。而顾云天心里想的却是,我该怎么跟曼恩讲才好,我该不该跟她讲,她会原谅我吗?

     各怀心思的两人,第二天醒来天已大亮。

     顾云天破天荒上班迟到,而舒曼恩正好早上没课,但她要去医院接舒锦程的班。

     潘夜蓉的精神比起昨天好了一些,吃了一些稀饭,舒曼恩见状也放心了不少。

     医生来巡房的时候,她照例问了医生一些问题,医生也大致给了她一些答案。医生说,血糖病人只要控制住血糖,平时饮食多注意,然后再多休息应该没什么大碍。

     舒曼恩听完大大松了一口气,她还特意跑去服务台拿了一些血糖病人饮食注意事项的小册子。

     到了中午,舒锦程来了,潘夜蓉执意要舒曼恩回家休息,舒曼恩拗不过母亲,叮嘱了几句并回了水墨村。

     她刚进院子,眼前人影一晃,有人拦住了她的去路。她望向来人,神情莫名,因为来人她并不认识。

     来人差不多她母亲那样的年纪,但身体看上去比她母亲要硬朗。那人很客气地笑了笑,开门见山地说:“我叫王芳,你可以叫我芳姨。老太太叫我过来请你过去聊几句。”

     “老太太?”舒曼恩想起了昨夜见到的那位老妇人,她没想到顾云天奶奶的速度居然这么快,这么快就要找她麻烦了。

     踏入小楼,舒曼恩不由地轻握了下手。

     此刻,莫语兰正坐在沙发上气定神闲地喝茶。见舒曼恩来了,她瞟了一眼,指了指对面的沙发说:“坐吧。”

     舒曼恩有些紧张,拿眼悄悄地观察莫语兰。她知道母亲向来强势,但今天看到莫语兰,她觉得这位老妇人比她的母亲还要强势。

     芳姨给她倒了茶,并退了下去。

     “喝茶吧。”莫语兰的话中没有多少温度。

     舒曼恩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要放下时,她听见莫语兰这样说:“我想你已经知道我是谁了吧?”

     “嗯,你是云天的奶奶。”

     “哦?你知道我是云天的奶奶,那这么说云天已经把事情都告诉你了。”莫语兰说这话时语气充满了肯定,气息中带了点兴奋。

     而舒曼恩却说:“没有。”

     莫语兰用奇怪地眼神望着舒曼恩,她想从她眼神中看出犹疑,可惜她的眸色平静无波。

     “那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份?”她问。

     “猜的。”

     “猜?”莫语兰笑了,“你果然很聪明,怪不得云天会爱上你。”

     听莫语兰这么说,舒曼恩没绷住,还是微微地愣诧了一下,“他……他亲口说的吗?”

     “对,亲口说的。”想起昨夜的情景,莫语兰的语气又坏了一些,“舒小姐,想听故事吗?”

     又是故事?舒曼恩的眉头微微蹙了蹙,这顾家的故事可真多。莫语兰显然不管舒曼恩是想听还是不想听,她依着自己的思维讲起了故事。

     故事的开头舒曼恩听过,以前顾云天就给她讲过来龙去脉,只不过这来龙去脉还有后续。

     “我知道云天讨厌我,但讨厌归讨厌,我总归是他奶奶。为了顾家,我希望他能早早结婚,可他却以各种理由和借口拒绝了。我没办法,就想了一招,如果他再不结婚,他将得不到顾家的财产。为了前途,他果然很听话找个人结婚了。当时我对他的速度和觉悟确实很满意,但过后我找人查了你,你居然不能生育。”莫语兰摇头,“这时我才想明白,他为了报复我当年对她母亲所做的事,才故意娶了你。”

     原来真相居然是这样!当时他娶她,只是他报复的一个工具。舒曼思的心有点凉,突然她想到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

     “那他……不能生育吗?”

     “我家云天怎么可能不能生育?”莫语兰看她的眼神简直像在看一个傻子。

     舒曼恩心里的凉意不断扩大,原来他能生育,什么说自己不能生育,都是在骗他的。

     她,真是一个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