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当时顾云天去学校接她下班,那样子太招摇了,现在估计全校的师生都知道她的事了。其实她结婚这事也不算什么,主要是她嫁的人是顾云天。而顾云天又恰恰是学校的财神爷,连校长都把他跟神似的供起来,所以她在学校不想红都难。

     “舒老师,既然你瞒了这么久,怎么着也得有所表示吧?”蔡老师揽上舒曼恩的肩,然后眨眨眼,一副“你懂的”表情。

     肖老师一听,立马来了精神,“对对对,蔡老师说得太对了。我可听说顾宅在水墨村那可是漂亮地不得了啊。如果能有幸去参观一下也好啊,是不是啊,周老师?”

     周希研牵牵嘴角,并没有附和。

     蔡老师眉一挑,故意说:“哎呀,我们周老师正伤心呢,肖老师你可别在人家伤口上撒盐了。”

     周希研一听,辩道:“我伤心什么呀?”说完,拿眼去偷瞄舒曼恩,见她神态自若,于是稍稍放下心来。

     蔡老师却唯恐天下不乱的说:“你不伤心吗?哎,女神结婚了,可是新郎不是你嗳。”

     “开什么玩笑啊,蔡老师。”周希研出口制止,正色道:“这没影的事,你可别乱说。我倒无所谓,可舒老师这都结婚了,要是传出去可不好听。”

     蔡老师诡诡地朝舒曼恩一笑,“看吧舒老师,周老师那可真是围护你。”

     舒曼恩见面前的大男孩脸都快红了,也不知是因为害羞,还是因为被人误会。“好了,蔡老师,你就别开周老师的玩笑了。”她将礼物拿出来分别递给他们,“来,送你们的礼物。”

     蔡老师接过袋子,迫不及待地去解开。

     “扇子、酥饼……”蔡老师将扇子拿手上扇了扇,赞道:“嗯,扇子很漂亮。”她又拿起酥饼吃了一口,“嗯,这饼也很好吃。不过顾太太,你觉得这样就够了吗?”说着,还故意冲肖老师使了使眼色。

     肖老师接受到蔡老师递送过来的讯息,立即明白了她的意思,于是叫嚷道:“对对对,不能就这么过关。”

     舒曼恩双手一摊,“那你们想怎么样?”

     蔡老师眼珠子一转,笑呵呵地说:“带我们去参观一下顾宅总没有问题吧。”

     舒曼恩蹙眉,“那老宅有什么好玩的?”

     肖老师突道:“要不我们去你家烤肉吧,顺带参观。”

     “嗳,这个主意好。”蔡老师又转头问周希研,“是吧,周老师?”

     这话带了点故意,也带了点试探,周希研只好点头说:“嗯,烤肉挺不错。”

     “舒老师……”蔡老师满面笑容,“这个小小的要求总不至于不答应吧。”

     舒曼恩微微思索了一下,说:“行,你们想来就来吧。”

     蔡老师打了个响指,“ok,那就这个周末。”

     当舒曼恩在办公室被同事们讨着请客的时候,顾云天在办公室里接待了孙立阳。

     你要说这世界大吧,还真是大,大到你这辈子都走不完。可你要说小吧,还真是小的不得了。他跟孙立阳,因为舒曼恩而有所交集也就算了,遇不上也就不会再见面。可是现在又因为初子菁,两人又有了交集,有可能以后还会一直要交集下去。

     一想到这个,顾云天就觉心烦。

     孙立阳站在顾云天办公室内,周身带了点肆无忌惮的意味。过了好久,他才开口,口气有些不屑。

     “顾总,我们又见面了。”

     “请坐吧,孙先生。”顾云天表情很冷,却冷得沉着。

     孙立阳坐下后,倒是直言不诲。“顾总,我今天为什么来,想必我母亲已经跟你说过了吧?”

     顾云天静默了一下,说:“你母亲确实有说过,不过你在海天呆得不好吗?为什么要来我们鸣声?在海天你可是太子爷,到了我们鸣声你可得重头做起。”虽然孙氏海天只是一个小企业,但业绩还可以,孙立阳呆那应该会比较舒服吧,他实在想不通,他好端端的日子不过,非来鸣声干吗?

     孙立阳微微一笑,“顾总,我可不怕吃苦。再说我来你这,可不是冲着享福来的。你就说吧,我去哪个部门比较合适。”

     顾云天却反问:“你想去哪个部门?”

     孙立阳倒还真没跟他客气,“销售部。”

     顾云天心里咯噔一下,销售部那可是个肥差,他还真不客气。他略想了一下,说:“行,等下叫朗风送你过去。”

     朗风送完孙立阳回来之后,有些不解地问顾云天,“顾总,把孙立阳安排到销售部会不会不好?”

     “没事,你叫甄信多盯着他一点。他初来乍到,应该弄不出什么花样。不过如果他弄出什么花样的话最好,可以乘早打发他回家。”

     朗风点点头,“我现在就去嘱咐甄经理。”

     朗风走了之后,顾云天思虑了一会,打了个电话给顾云湘。

     一个小时后,“彼岸”咖啡馆内,顾云湘应约而来。

     对于这个妹妹,顾云天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其实他们并不是很熟,在他还未回到顾宅之前,他甚至于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妹妹。要说他们之间的感情如何,谈不上深厚,但也不至于太疏离。

     顾云湘落座之后,开口并问:“你找我来有事吗?”

     顾云天喝口咖啡,轻叹道:“其实我早该找你了,十一那几天出去给耽搁了。”

     顾云湘静默了一会儿,说:“你找我是因为股份转让的事吧。”

     “对。”顾云天点点头,他没想到顾云湘能猜出他来找她的目的。这样子看来,顾云湘还不算太笨,不过在股份转让这件事上,似乎蠢了些。“云湘,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怎么会把自己的股份转让给孙立阳呢?那可是爸爸留给你的。”

     “我当然知道是爸爸留给我的,可是妈妈找我,她叫我那样做,我有什么办法?”顾云湘垂下眼睑,脸色有些黯然。

     顾云天有点生气,口气变得有些差,“你干吗要听她的话?何况你妈那样子做,又把你的利益置于何地?”

     顾云湘的语气清冷,“我只是不想跟她吵,如果把我的股份转让出去,可以让她稍停一些,落得耳根子清静,也没有什么不好。”

     “云湘,你也太不会为自己打算了。”顾云天为她的软弱感到一丝难过,她太偏安一偶了。

     顾云湘偏过头,注视着窗外的某个地方,声音轻幽。“她必竟是我妈,孙立阳是我弟弟,鸣声的股份给谁都一样。”

     顾云天不由皱眉,“怎么能一样呢?你跟爸有血缘关系,孙立阳有吗?你……是不是跟你妈关系闹得很僵?”

     顾云湘收回目光,望向顾云天,轻抿一下唇,才道:“算了哥,反正我也有工作,有收入,饿不死。”

     在顾云天的印象中,她很少叫他哥。这一声哥,但叫他生出了一丝要护住她的想法。她必竟是他妹妹,不是吗?虽然她的生母可恶,可她却是无辜的。

     “难道是你妈逼着你签的转让书?”见顾云湘没有答话,可静默的表情却像是莫认。“她还有没有当你是女儿?”

     顾云湘微微叹口气说:“我妈那个人利字当头,凡是对她有利可图的,她才会对你好;没利可图,她自然不屑一顾。”

     “那你是不是还很庆幸,你对于她还有利可图。”

     顾云湘的脸色一片苍白,她不想那样去想她的母亲,可顾云天又说的是事实,让她想不出什么话去反驳。

     “算了,别担心了,我会想办法叫孙立阳把股份还给你。那必竟对于你而言也是一种保障。”

     舒曼恩下午没有课,中午在学校食堂吃过饭之后,就骑着车子回了家。

     经过二楼时,听到三楼传来一阵“乒乒啪啪”声。她不由顿住脚步,细细地聆听了一会,那声音好似从书房里传出来的。

     难道有人偷溜进书房做什么不轨之事,可书房里有什么呢?又没钱财的……难道是想窃取顾云天电脑里的商业秘密?虽然舒曼恩不知道顾云天的电脑里到底有没有商业秘密,但她觉得有必要去察看一下。

     她蹑手蹑脚地上了楼,偷偷朝书房方向走去。

     书房的门是半敞着的,声音确实是从里面传出来的。

     舒曼恩偷偷贴身上前,将头伸至门后,一看才知原来是绍叔。推门进去之后,她发现原来弱语也在。

     “绍叔,你这是干吗呢?”

     绍叔将噙在嘴里的螺钉拿下,指了指桌子上的东西,说:“先生叫我帮他把这画挂起来。”

     “画?”舒曼恩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这才想起那画是她在杭城时为顾云天画的。当时他说要挂起来,她还以为只是说笑,没想到他还真叫绍叔去办了。

     绍叔又说:“早上去镶的画框,我看现在反正闲着就想先给挂起来。”

     “挺好的,那你挂吧。”

     舒曼恩瞟了眼身侧的弱语,见她正目不转精地盯着画里的顾云天,脸色看着很是怪异。

     “弱语,你没事吧?弱语……”舒曼恩见她没什么反应,不由轻轻推了推她。

     弱语回过神,眼神飘忽忽地略过舒曼恩,然后转身径直走了。

     “怪里怪气的。”舒曼恩不由嘀咕了一句。

     出了书房后,舒曼恩回到自己的房间。在沙发上坐了一会,突想起一件事。

     她进了换衣间,将柜子打开,拿出之前跟顾云天在杭城买的情侣装。

     那是两件一模一样的衬衫,料子纯棉,色彩比较好,是那种樱花粉和白色相间的格子。舒曼恩当时试穿过,穿上身特别显脸色。

     衬衫价格也不贵,一件才150元。当时她还笑顾云天,说这么便宜的衬衫他肯定不要穿。顾云天却板起脸说,他又不是没穿过地摊货,150元一件还是很好的。舒曼恩这才想起,他以前也苦过,他并不是生来生活就这么优越。

     想到这,舒曼恩不由兀自笑了一下。

     对于新买的衣服,她有一个怪癖,就是喜欢将所有的纽扣重新订一遍。可她翻遍了房间也没找到针线包。

     她明明记得结婚的时候买过一个针线包的,现在却不知跑到哪里去了。于是她只得下楼找周妈借。

     周妈正在院子里晒咸菜干,她听说舒曼恩要借针线包,才突得想起。“哎呀,你看我这记性,之前那个针线包我还是向你借的呢。”

     舒曼恩恍然大悟,她说找不到针线包了呢,原来是借给周妈了。

     周妈想了想说:“那针线包好像被弱语拿走了,我去她房间拿给你吧。”

     舒曼恩看周妈很忙的样子,忙说:“不用了,你忙吧,我自己去拿。”

     舒曼恩穿过客厅向弱语的房间走去。弱语的房间在走廊的最后一间。

     她在弱语房门口站定之后,叫了一声,“弱语,弱语你在吗?”可是等了半响也没有人应。

     难道不在?舒曼恩刚想转身,眼睛一瞥,却望见门口的垃圾筒里似乎有什么东西。

     她蹲下身,将垃圾筒里的东西翻出来。拿起一看,不由有些惊呆住。

     那是她送给弱语的扇子,可惜已经被撕碎了。

     舒曼恩眉头紧蹙,怎么会这样子?难道她跟她有什么仇恨吗?她为什么要拿这些扇子出气?真是太怪异了。平时觉得她这人挺怪异,现在看来连她的举动都怪异的很。

     舒曼恩将扇子重新丢进垃圾筒里,也不知是她丢得太用力了,还是弱语房间的门根本就没有锁好,只听“啪嗒”一声,门自动开了。

     望着半敞着的门,舒曼恩想,这是主动叫她进去找针线包的意思吗?如果她进去了,这样算是侵犯他人*吗?可如果不进去,针线包怎么办?

     “呐……我只是进去拿针线包哦。”舒曼恩自言自语了一句,然后推门走了进去。

     弱语的房间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一张床、一个衣柜,还有一张书桌。针线包居然真在,就在书桌的角落处放着。

     舒曼恩走过去,拿起桌上的针线包,可书桌上的一本素描本却引起了她的注意。

     “原来她也喜欢画画啊!”

     她拿过那本素描本,翻开第一页,上面画着的是一大片的花海。看样子很像是何暖心那的花圃。

     “画得倒挺细致的。虽然画功弱了一些,但布局很不错。”

     她又翻到第二页,这上面画着的却是顾云天。

     “她怎么画顾云天啊?”

     带着疑问,舒曼恩翻到第三页,还是顾云天。翻到第四页,依旧是顾云天,第五页,顾云天,第六页,顾云天……虽然都是顾云天,但她画的表情动作神情却各异。

     笑着的顾云天,表情严肃的顾云天,蹙眉思索的顾云天,吃早餐的顾云天,在葡萄架下散步的顾云天,从车上走下来的顾云天……

     舒曼恩翻到最后一页,彻底顿住。

     那最后一页上,弱语画得是自己拥着顾云天时的样子。

     原来她……喜欢顾云天!

     舒曼恩为自己的这个想法惊住。如果那丫头真的喜欢顾云天的话,倒可以解释为什么她对她的态度总是冷冰冰的,而且那眼神充满了敌意。

     舒曼恩正愣神间,手里的素描本突得被人一抽,她手上一空,猛得抬头,发现弱语就站在她的眼前,正恶狠狠地盯着她。

     “弱语……”

     弱语知道自己的秘密被人发现,但却不慌乱。她将自己的素描本拿过,合上放到桌子上。然后歪过头,用一种很奇异的目光注视着舒曼恩。

     舒曼恩被她注视得感觉自己犯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似的。可她只不过是窥破了一个小女生暗恋一个男人的事,哦,对了,那个男人是她现在的丈夫。该生气或是抓狂的不该是她吗?可为什么当事比她还要理直气壮。

     “原来你喜欢顾云天。”舒曼恩倒不介意自己直言不诲。既然这丫头这么理直气壮,她又有什么理由遮遮严严?

     深藏在心里的秘密被人一语揭穿,弱语却一点都没有退缩或是羞涩的意思,反而迎向舒曼恩的目光充满了挑衅和不甘心。

     “你这什么意思?”舒曼恩被她的眼神给吓倒了。“如果你觉得我随意进你的房间,然后翻看了你的素描本,窥探了你的秘密……我可以申明一点,我进来是拿针线包的,并不是有意要窥探你什么。”

     弱语的眼神很冷,冷得似覆着一层霜。

     “好吧,我可以为这事向你道歉。不过,现在顾云天是我的丈夫,你对他有那样的心思,是不是不太好?”

     弱语的眼睫毛轻触了一下,再抬眼时,眼神没了先前那么冷。她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本子和一支笔。“唰唰”写了之后,将本子递给舒曼恩。

     舒曼恩接过一看,上面写着一行字,很简单,却很震慑。

     [云天哥是我的。]

     “什么?”舒曼恩不由想笑,“顾云天是你的,什么叫是你的?”

     弱语在本子上继续写,[你没来之前,我跟云天哥好好的,你来了之后就变了。]

     舒曼恩正色道:“弱语,你要搞清楚,我不是‘来’,而是‘嫁’。我跟顾云天可是领了证的,我们是法律上承认的夫妻关系。”、

     虽然她跟顾云天之前结婚的目的不纯粹,但经过这么久的交往和接触,她跟顾云天的感情从无到有,因此有些东西她还是必须要去捍卫的。

     “你这种小女生心思我可以理解,可是你不能永远局限在这种心思里面,那样苦得不是你自己吗?”所以此时此刻,她必须要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将弱语所有已经萌芽的念头给打消掉。

     [我不觉得苦,我觉得很快乐。只要你不在,我就觉得很快乐。跟云天哥在一起,我也很快乐。我只想将这种快乐保持下去,你为什么要这么残忍地将我这一点点快乐也要剥夺掉。]

     “我……”难道这一切还真是她错了不成,如果她没跟顾云天结婚,他们会在一起吗?不可能。心中这个答案呼之欲出。哪怕没有她,她跟顾云天也不可能在一起,如果真有可能,不是早该就在一起了,又何必等到现在。

     舒曼恩顿了顿,又道:“你知不知道你这种心思很危险,难道你想当小三吗?”

     听到这句话,弱语眼色愤恨地一闪,继尔快速地在本子上写了一行字,[我不是小三,你才是小三。是你闯进我跟云天哥的世界。]

     舒曼恩怎么有种鸡同鸭讲的感觉,这丫头的心很固执,就好比她对顾云天的爱,一厢情愿,固执己见。

     “可是弱语,你这样单恋有意思吗?你敢把自己的爱恋跟云天坦白吗?”

     弱语垂下头,牙齿狠狠地咬着自己的下嘴唇。

     “你不敢对吗?”

     [我不敢是因为我有缺陷。如果……我可以讲话,我是个正常人,我就敢。]她迎向舒曼恩的目光,充满着一股不可抵抗的力量。

     舒曼恩注视她半响,缓缓地说:“你错了,弱语。在爱情里,有可能爱有缺陷,但人永远不会有缺陷。如果云天爱你,他才不管你会不会讲话呢,可是如果他不爱你,哪怕你会讲话又有什么用?”

     弱语摇着头,眼泪夺眶而出。她心里想,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如果她正常,云天哥就会爱她了,就是因为她不正常,云天哥才不爱她,而她也没有勇气去爱。

     “我知道暗恋很美好,那是因为不知道对方的心意。可单恋却很苦涩,因为你知道对方永远都给不了你回应。弱语,你是个好女孩,你可以去寻找更美好的爱情,而不是死守在这里。”舒曼恩想了想,又说:“抱歉,因为我有我想要维护的感情,一旦我对这感情认了真,我的眼里就容不得半粒沙子。你自己好好想想吧,你是个聪明人,不会想不明白的。”

     弱语低垂着头,沉默。舒曼恩以为她想通了,正要走时,就见弱语快速地写了一行字,然后将本子递给她。

     [我喜欢云天哥是我的事,跟你无关,跟云天哥也无关,我会继续喜欢他,哪怕得不到回应也没有关系,我心甘情愿。]

     舒曼恩望着弱语怔怔半响,说不出一句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