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7章
    这几天舒曼恩心情一直都不好。

     那天顾云天来找她,他叫她相信他。

     她也想相信他啊,可一想起那天的情景,所有的信任立即土崩瓦解。

     因为有些事实在想不通,如果是弱语主动去勾/引顾云天,那顾云天又为什么不推开她呢?还是说他的意志力原本就不够坚定?

     她要顾云天解释,可顾云天吱吱唔唔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她算是彻底失望了,对这段婚姻,也对顾云天。

     之前的毒奶粉事件她可以选择相信顾云天,可这次,她的心就像个天平,一边是信任,一边是不信任,她心中的天平倾斜了。

     “恩恩,我看你这两天脸色不太对,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潘夜蓉察颜观色,总觉得女儿的神情有些不太对劲。

     潘夜蓉不问倒好,一问,舒曼恩所有的委屈全涌上心头。

     “妈……”她弱弱地叫了一声,并哽咽住了。

     潘夜蓉见女儿这样,自然是心疼不已。

     “不哭不哭。”潘夜蓉拍女儿的背,“这到底是怎么了,跟妈说说?”

     潘夜蓉想起这两天的新闻上关于对毒奶粉的报道,心想难道是顾云天出了什么事不成?

     “是云天出事了?”她猜测道:“很严重吗?”

     舒曼恩自然是明白母亲讲的是什么事?不过这几天因为别的事,她倒是没时间关心毒奶粉那件事了。

     说起这个,也不知怎么样了?不过要把顾云天出轨的事告诉母亲吗?

     如果母亲知道了会怎么样,都说母女连心,她想,一定会跟着她一起伤心吧?

     舒曼恩张张嘴,却怎么都开不了口。

     她只好说:“应该不是很严重吧。”

     潘夜蓉点点头,“那就好那就好。哎,妈也只希望你们都能平平安安的,我就放心了。”

     舒曼恩从母亲家里出来后,心里堵得要命,却又无可奈何。

     这天,她如往常一般去学校上课。

     上完课刚到办公室,肖老师走过来说:“舒老师,外面有人找?”

     “谁?”

     肖老师眨眨眼说:“上次在你家见到的那个妹妹。”

     弱语?!

     舒曼恩向校门口走去,远远地,她并望见弱语穿一件西瓜红的风衣站在门口处等她。

     那么得显目和耀眼。

     舒曼恩在弱语面前站定,眼中有一闪而过的厌恶。

     她口气很不善地问:“找我有事吗?”

     弱语默默地望了一眼舒曼恩,然后从风衣口袋中掏出一个本子和笔。

     她将本子打开,拿笔在上面写了几个字,然后举到舒曼恩面前。

     【我能和你谈谈吗?】

     舒曼恩知道该来的总是要来,躲也躲不掉。

     “好。”舒曼恩朝四周望了望,然后指指远处的一个凉亭说:“我们去那谈吧。”

     两人走进凉亭,舒曼恩找了个临河的位置坐下,淡淡地说:“你想跟我说什么?”

     弱语在纸上“唰唰”写下几个字,然后递到舒曼恩面前。

     【你离开云天哥好不好?】

     看到那句话,舒曼恩轻轻地笑了。

     果然这才是她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舒曼恩冷冷地问:“你凭什么叫我离开他,我才是她的妻子。你只是他的妹妹而已。”

     弱语拿笔的手顿了一下,然后“唰唰”写字递过去,【妹妹会跟哥哥上/床吗?】

     舒曼恩看到那句话,内心只觉一阵恶心。

     以为她是只兔子,却没想到会是只咬人的兔子。

     “你那么做不觉得恶心吗?”舒曼恩望着她的眼睛,其实她的眼睛很美,如果她能善良一点。

     弱语淡淡一笑,胸中似有成竹,【你觉得恶心,可我不会。我爱云天哥,为了他,我可以付出一切。】

     舒曼恩霍地站起身,“付出一切?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只会给云天造成困扰。”

     不仅给顾云天造成困扰,还给她造成困扰,有哪个妻子会忍受得了自己的丈夫婚内出轨?

     但显然弱语并不这么觉得,【我怎么会给他造成困扰,给他造成困扰的那个人只会是你。我知道你不会给云天哥生孩子,可我可以,我可以给他生很多个孩子。】

     舒曼恩愣住了,这是她的痛处。

     可她的痛处,她又怎么会知道?

     是顾云天告诉她的吗?

     不过她的确是不能给顾云天生个一男半儿,而相反的,弱语却可以。

     舒曼恩静静地站在一旁,有风吹入凉亭,吹起她的长发,在风中翻飞。

     【曼恩姐,你离开云天哥好不好?没有孩子的家庭是不完整的,那样子云天哥的生命也不能得到延续,而且还要受世俗的眼光,你真的愿意让云天哥承受那些吗?如果你爱他,你就该放弃他,而不是这么自私地霸占他。】

     自私地霸占他?舒曼恩想反驳,却怎么都反驳不出来。

     生命的延续是一种太奇妙的东西,她已经没有这个权利享受到了,可顾云天可以,她又有什么权利去剥夺它呢?

     难道对于这段婚姻,她真的要选择放弃吗?

     那天事情之后,舒曼恩趁着顾云天不在家,又偷偷地将行李从家里搬到了若珊的住处。

     以至于应若珊取笑她,“喂,你还真把我家当成避难所了?”

     舒曼恩正在阳台上修一棵文竹,她停下手中的动作,叹口气说:“我也不想啊,可是我还真没地方可去。我妈家不能回,一回她就全知道了。我不想刺激她。老宅也回不去。”

     应若珊扯了片文竹的叶子丢下楼,然后问:“那你就这样耗着啊?”

     舒曼恩沉默,好半响才说:“若珊,你觉得我做事是不是很优柔寡断?”

     “你不是优柔寡断,你是放不下。”应若珊转过身,背靠在阳台上,“我看得出来,你对顾云天是有感情的,要不然出了这种事,你早就放弃这段婚姻了。更何况你们这段婚姻,原本就不是建立在爱情之上。”

     “所以说动了感情最伤神。”

     舒曼恩的目光越过层层楼宇,望向远处的天际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