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章
    两人回到房间,舒曼恩收拾行李,顾云天去浴室洗澡。

     等顾云天洗完澡出来,舒曼恩的行李也整理好了。

     顾云天擦着头发,催促舒曼恩去洗澡。

     等舒曼恩洗好澡出来,顾云天早就爬上床,窝在床头看杂志。

     房间里的大灯已经关了,只留下床头灯。

     床头灯晕黄的灯光倾泻下来,罩了顾云天一头一脸。

     他在灯光里翻着书,安静而美好。

     舒曼恩故意弄出声音,然后冲顾云天递了电吹风过去。

     “头发太长了,你帮我吹。”口气带了点小小的命令,但听在顾云天耳里却相当满足。

     顾云天收了书,拿过吹风机,插上电给舒曼恩吹头发。

     舒曼恩的头发又长又黑又软,摸着手感很好。

     他将风开到中档,暖风吹到头发上,渐渐头发由潮湿变干。

     待头发吹到八成干的时候,顾云天关了吹风机。

     “吹好了吗?”舒曼恩问。

     顾云天将吹风机收拾好,说:“书上说,头发不宜吹太干,那样伤头发,吹个八成干就可以了。”

     “哈,原来吹头发还有学问。”她拿起一小撮头发去逗顾云天。

     顾云天怕痒,抓住那撮头发说:“你这是用头发在撩拨我。”

     舒曼恩嘟嘴笑,“是啊,你受得住吗?”

     “当然……受不住。”顾云天翻个身,将舒曼恩压在身下,“你这么明目张胆地撩拨我,我要是不反抗,不是太对不起你的盛情厚意了吗?”

     他的手划过她的小腹,继尔划进她的衣服内。

     舒曼恩抓住他的手,笑眯眯地故意问:“你这是要干吗?不知道非礼勿动吗?”

     顾云天去解她睡衣的扣子,“我这叫耍流氓,你不知道吗?”

     “啊!”舒曼恩叫唤了一句。

     “你看看,我还没有怎么样呢,你就开始叫唤了。那等下我要是怎么样了,那你还不叫得声嘶力竭啊。”他望她的眼里尽是笑意,那笑入到舒曼恩的眼里却带了挑逗的意味。

     舒曼恩不动也不叫了,她望着他,双眼灵动。

     “曼恩。”他轻轻叫了一句。

     “嗯。”她轻轻应了一句。

     顾云天拿手撩开落在她额前的发丝,然后有些动容地说:“前隙不记嫌,以后我们好好地在一起,好不好?”

     舒曼恩点点头,绽开一个笑,说:“好。”

     他俯下头,吻/住她的唇,她热情地回应了他。

     两人双唇交缠,吻/渐渐加深。

     夜还很长,两人间的亲密渐渐高/涨……

     两人是在一片晨光中醒来的。

     互道早安之后,顾云天先起来洗漱。

     舒曼恩望着走进浴室的男人,脸上露出满足的笑意。

     两人吃过早餐,舒曼恩要回市里看父母亲,正好同顾云天同路。

     顾云天送完舒曼恩,并回了公司。

     他刚进办公室,连外套都还没来得及脱,助理庄朗风并走了进来。

     “顾总,这是刚出来的检验报告。”庄朗风将手中的报告单递了过去。

     顾云天拿过报告单,走回办公桌,细细地看了起来。

     资料里面显示,在“鸣声”送检的奶粉当中,有一组发现有三聚氰胺的存在,而另两组却没有发现。

     这次他们总共送了三个批次的奶粉过去检验。

     “这份检验报告真是打我们的脸,这次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顾云天将报告单愤愤地掷到桌子上。

     顿了好一会儿,他抬头问庄朗风,“查清楚谁干的了没有?”

     这样伤天害理的事,他怎么会干?这背后一定有人捣鬼。

     “还不清楚。”

     顾云天想了想,又问:“上次我叫你盯住孙立阳,他有什么特别的举动没有?”

     庄朗风说:“看着很正常,并没有什么特别怪的举动。不过奇怪的是,那些喝了奶粉中毒的孩子所购买的奶粉大都出自他手下的经销商。”

     “这么怪。”难道是他做了手脚?“货是直接从仓库发的吗?”

     “这个我还要去查一查。”庄朗风回答,他之前倒没有想过这点。

     顾云天“嗯”了一声,陷入深深地沉思当中。

     这事会是孙立阳干的吗?如果假设是他干的,他又为什么要那么做呢?报复?

     反正从一开始,从孙立阳踏进“鸣声”的第一天开始,他就觉得这人不安好心。

     现在还真是应验了。

     过了好一会儿,顾云天回过神,说出自己的看法,“我怀疑货有可能被孙立阳给掉包了。你去仔细地查一下,如果真是那样,这小子就等着坐牢吧。”

     庄朗风说:“好,我立刻去查。”

     顾云天想,虽然工作上的事不顺,但还有一件事是顺的,那就是舒曼恩,这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这几天顾云天跟舒曼恩同进同出,两人之间亲亲密密,比起之前感情更深了一步。

     眼见两人关系越来越好,莫语兰的心里却是外分焦急。

     所谓急病乱投医。

     这时,她想到了一个人,弱语。

     她冲着厨房里的芳姨喊:“芳姨啊,你去把弱语给我叫过来。”

     芳姨从厨房里走出来,应了声“好”。

     可走了几步,芳姨又转过身问:“老太太,您找弱语干吗?”

     莫语兰不悦地说:“叫你去就去,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呀。”

     芳姨见莫语兰这么说,自然也不好再说什么。

     不到一刻钟,芳姨就把弱语给找来了。

     弱语进了屋,一直低垂着头,心里一阵忐忑。

     莫语兰将她打量了好一会儿,心下叹道,看着倒是个美人胚子,就是不会说话,哎,真是可惜了。

     她朝弱语招招手,笑着说:“好孩子,过来。”

     弱语抬起头,望了眼莫语兰,然后轻轻扯出一个笑。

     她不知道莫语兰找她干吗?

     这个大家长向来是不易见到的,而且听说脾气不好,为人性格乖张。

     不过今天看着倒是挺和气的。

     弱语不由放下心中一块大石。

     莫语兰笑眯眯地问:“孩子,你觉得云天怎么样?”

     弱语愣了一下,不明白莫语兰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莫语兰将笔和一个本子递了过去,“有什么想说的就写在这里吧。”

     弱语想了一下,在本子里“唰唰”写下一句话。

     莫语兰拿过一看,上面只写了七个字,云天哥是个好人。

     望着那七个字,莫语兰话峰一转,“听说你很喜欢云天?”

     这话太直接,弱语怔了好一会儿,她是肯定好还是否定好呢?

     她摸不透莫语兰的意思。

     莫语兰继续引导,“我所说的喜欢可不是兄妹间的喜欢,而是男女间的喜欢。你是喜欢云天的吧?”

     弱语红着一张脸,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如果你真喜欢云天,我倒是有办法叫他也喜欢你。”

     弱语脸上的表情微动,她惊讶地望向莫语兰。

     “好了。”莫语兰拍拍弱语的手,“你的心思我明白了,只要你照着我说的话去做,我保管你心想事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