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等那名叫云湘的女人走了之后,舒曼恩忍不住问:“那女人是谁?”

     顾云天却不急着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慢悠悠地切牛排,放进嘴里,细嚼之后,抬眉望了眼她,那眼底飘过隐隐的笑意,“怎么,你吃醋?”

     舒曼恩扬起脸,扯起一个假笑,“对,我吃醋了。现在可以告诉我那个女人是谁了吧?”

     顾云天眼角的笑慢慢扩大,即而似有一刻的怔忡,他嗓音低低地说:“我妹妹。”

     “你妹妹?”舒曼恩满脸的诧异,“你还有一个妹妹吗?”

     “同父异母。”顾云天淡淡地说。

     舒曼恩有些难以置信的问:“你父亲不是很爱你母亲吗?怎么又会和另一个女人生孩子?”

     “我父亲跟我母亲分开后,被奶奶逼着娶了另一个女人,云湘就是他跟那个女人的孩子。至于我父亲怎么跟那个女人有孩子的,我就不知道了,或许男人都不可靠。”

     舒曼恩了悟地点点头,却问了另一个不相干的问题,“这么说你也不可靠?”

     顾云天沉默了一会儿,才说:“有可能我是那个例外。”

     舒曼恩笑,“好吧,我就相信你是那个例外。”

     可顾云天却在心里说,你还是不要太相信我才好……

     两人吃完饭,下午顾云天去买了票,两人去看了场电影。电影刚结束,舒曼恩就接到了母亲的电话,潘叶蓉说:“恩恩,你们怎么还不来啊?”

     舒曼恩瞟了眼身侧的顾云天,说:“我们这就过去。”

     挂了电话,顾云天说:“妈打电话催了?”

     “是啊,走吧。”

     到了舒家,来开门的是一位很年轻的男人,舒曼恩见到他,不禁奇怪地问:“你怎么在这?”

     周汶义耸耸肩,说:“我妈叫我来的。”

     舒曼恩微微偏过头,看见她的大姑舒锦薇正坐在客厅里跟父亲聊天呢。一看此情景,舒曼恩就明白了个大概。

     之前潘夜蓉就嘱咐过她,叫她跟顾云天说说,给她表弟周汶义找份工作。结果舒曼恩把这事给忘了,现在倒好,人家都上门来了。

     门厅这边的响动自然是惊动了客厅里正聊天的两人。

     舒锦程朝门这边看了过来,赶忙叫道:“恩恩、云天,你们怎么还不进来?”

     “哦。”舒曼恩应了一声,并带着顾云天走了进去。

     到了客厅后,舒锦薇见到两人,赶紧也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客气且热情地说:“云天啊,你们来啦,快坐快坐。”

     舒曼恩撇嘴,果然是老总什么的比较吃香。

     舒锦薇比舒锦程小三岁,平时很擅于保养,因此五十几岁的人了,但看上去还很显年轻。

     她招手叫自己的儿子过来,跟顾云天说:“云天啊,我这是我儿子周汶义,刚大学毕业。你跟恩恩结婚那会儿呀,他还在学校呢,没来得及参加你们的婚礼。”接着又冲周汶义使眼色,“小义啊,这是你姐夫,快叫姐夫呀?”

     周汶义很爽利地叫了声“姐夫。”

     舒锦薇跟丈夫周新伟两人长得都不怎么高,可儿子周汶义却长得非常高大,足有一米八五,像貌也长得好,这样一组合,还真是俊郎又帅气。

     顾云天冲周汶义点了点头,笑着夸赞道:“汶义一定长得像大姑,年轻小伙子很帅气了,肯定有很多女孩子追吧?”

     周汶义听了,红了脸,小声嘀咕,“哪有的事啊!”

     可好话谁不爱听,舒锦薇一听,分明笑得鱼尾纹都快出来,却故作谦虚地说:“哪里哪里。”又转头冲舒锦程一哂,“哥,云天的嘴可真甜,跟抹了蜜似的,不过我喜欢。”

     舒曼恩撞撞顾云天的胳膊,低头小声说:“你还真招桃花,连我姑这样的中年妇女都被你迷住了。”

     “你不觉得该高兴么,你老公这么优秀,你可得偷着乐。”

     舒曼恩撇撇嘴,不以为意地说:“我进厨房看妈忙好了没有。”

     舒曼恩跟舒锦薇打了声招呼,然后就进了厨房。望着一厨台的菜,舒曼恩从盘子里捡了颗腰果丢进嘴里,问:“妈,要我帮忙吗?”

     潘夜蓉拿着一捆芹菜说:“要不把这芹菜给摘了吧。”

     舒曼恩边摘芹菜边问:“妈,是您叫大姑他们来的?”

     潘夜蓉掀锅盖尝菜的味道,觉得淡了点,又撒下一点盐,“哪是我呀,你大姑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强势的要命。看今天是中秋节,料定你们要来,都没跟我打声招呼就过来了。他们俩人来了,我能怎么办,难道赶他们出门吗?”

     原来是这样。“大姑也真是的,这不叫云天为难吗?”

     潘夜蓉将烧好的菜盛到碗里,说:“你家老公是老总,有什么好为难的,安排不安排工作还不是一句话的事。”说着又瞟了眼舒曼恩,“你还真心疼云天。”

     舒曼恩突得噤了声。她是心疼顾云天么,她只是不想他为难。

     晚上,潘夜蓉将菜端上桌,大家并落座围在一起吃晚餐。舒曼恩的姑父周新伟也赶了过来,于是一家人并成了两家人,倒也比往年更热闹。

     舒曼恩不知道自己的大姑姑是怎么跟顾云天谈的,只知道吃饭时,舒锦薇一个劲地劝顾云天喝酒,而且还说了一些非常客气的话,比如“云天,太谢谢你了。以后小汶就帮我多照顾照顾啊。”然后又跟周汶义说:“小义啊,快端酒敬你姐夫。”

     顾云天自然是不能拂了舒锦薇的意,于是敬来的酒并纷纷喝下了。周新伟见自己妻子儿子都敬了,他自然不能落下,于是也倒酒敬顾云天。

     舒曼恩见状,于是偷偷问顾云天,“你酒量怎么样?”

     顾云天端起酒杯,同周新伟碰了一下,又一杯酒下肚,“还行吧,怎么了?”

     舒曼恩想也是,顾云天平时肯定常常应酬,酒量不好怎么行?不过她还是轻声提点,“我姑父那可是千杯不醉,你自己小心点,如果实在不能喝就别喝了。”

     顾云天展眉一笑,“知道你关心我。”

     那边舒锦薇见到两人咬耳朵,于是笑着跟潘夜蓉说:“嫂子,你看他们俩人感情还真是好。恩恩啊,今天过节你也得喝。”

     舒曼恩立马反驳道:“大姑,你知道我酒量不好,难道你想我出丑吗?”

     “你酒量虽不好,但酒品大姑知道一定好,所以喝点有什么关系,高兴吗,对不?”舒锦薇对周汶义道:“小义,给你姐倒酒。”

     周汶义一听,自然是遵照母亲的意思给舒曼恩倒了一杯酒。

     舒曼恩向父亲求救,“爸……”

     舒锦程笑,微眯着眼说:“要不就喝一点,你大姑今天高兴。不仅是因为过节,还因为云天帮小义解决了工作的问,那就多多少少喝一点。”

     顾云天见舒曼恩为难,端过她的酒杯说:“要不,我帮你喝吧。”

     “不行不行,这杯就得恩恩喝。”舒锦薇站起身,从顾云天手中将酒杯又端给了舒曼恩,“等下我还要敬你呢。恩恩啊,你就老老实实的喝吧。”

     舒曼恩真是被她大姑给打败,只得接过酒杯,一口气给喝了下去。

     “好好。”舒锦薇朝她竖大拇指,“我们舒家的女人就是好样的。”

     舒曼恩却差点被酒精给辣出眼泪来。

     那一餐中秋宴一直吃到十一点都还没散场。都说人喝了酒后,话就多,周新伟就是一个活生生例子。

     他拉着顾云天那是天南地北的聊,聊完经济聊政治,聊完政治聊军事,直到聊得没什么话题了,十二点的钟声也敲响了。

     舒锦薇见时间实在是太迟了,才拉着一家人走人。

     等人一走,顾云天彻底放松了下来,人一放松,一阵疲劳感就袭来。

     舒曼恩从厨房里出来,望着了眼靠在沙发上假寐的顾云天,不由走过去问:“云天,你没事吧?”

     顾云天睁开眼,眼睛微红,他摇摇头说:“没事。”他打了个酒嗝,站起身,刚要迈步,却一阵踉跄。舒曼恩见状,赶忙跑上前,扶住,“还说自己没事,把自己喝成这样,连路都快走不了了。”

     “今天真喝得有点多,你姑父真厉害。”顾云天揉揉微痛的太阳穴说:“我们怎么回去?”

     “算了,别回去了,就在我妈家过一夜吧。”

     “也好。”顾云天现在也实在是不想动了,只想找张床躺着睡觉。

     舒曼恩扶着顾云天小心翼翼地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将顾云天扶到床上,见他难受的样子,忍不住问:“你真没事吗?要不我给你泡点蜂蜜水吧,可以解酒。”

     顾云天往床上一躺,眼神有些迷离,他点点头说:“也好。”

     舒曼恩去厨房泡蜂蜜水,潘夜蓉见到问:“云天没事吧?你姑父那人可是有名的酒神,喝起酒来没完没了的,我跟你爸又不好劝。”

     “我知道妈,没事。”舒曼恩知道母亲这话说得倒是事实,周新伟喝酒有一个怪癖,除非他自己不想喝,要不然停不下来,谁拦他跟谁有意见,一圈的亲戚都知道,顾云天今天也算倒霉,撞枪口上了。

     端着蜂蜜水进了房间,扶着顾云天喝了几口。又想着他浑身都是酒味,这样躺着睡铁定难受,于是她又跑到舒锦程的房间找了套颇新的睡衣出来。

     她推了推醒得有点迷迷糊糊的顾云天,“云天、云天,你去洗澡吧,洗了舒服一些。”

     顾云天睁开眼,坐起身,抹了把脸,说:“好。”接过舒曼恩递过来的睡衣瞅了瞅,“你爸的。”

     “嗯,别嫌弃了。我家也就我爸的衣服适合你穿。”

     顾云天洗好澡出来,精神确实好多了。他在房间里找了一圈,也没有舒曼恩的身影,他只好悻悻然地掀被子躺了进去。

     大约隔了一刻钟,门打开,舒曼恩走了进来。她见顾云天似乎睡得很好,这才放心地打开衣厨拿了睡衣进浴室洗澡。

     洗好澡之后,她关了大灯,只开了床头灯。

     家里的床比起顾家别墅的床要小一些,舒曼恩翻个身,似乎就能碰到顾云天的身子。

     舒曼恩刚想挪开一点,谁知腰上突得一紧,顾云天翻身坐了上去。

     “顾云天,你……你不是睡了吗?”舒曼恩差点要惊叫出声,又怕隔壁的母亲听到,立马伸手捂住了嘴。

     顾云天双手撑在舒曼恩身子的两侧,慢慢俯下头,他的双眼此刻漆黑又透亮。那透亮的黑中似乎有一团火,正在熊熊燃烧。

     “你吵醒我了。”他垂下脸离她的唇只有几厘米左右。

     舒曼恩眨眨眼,偏过头说:“你下来,好好说话。”

     顾云天扬起好看的唇,悠悠地吐道:“我只是想检验一下。”

     “检验什么?”舒曼恩实在不敢看顾云天,她心内有丝慌,又好似有些甜蜜。

     “你知道的。”顾云天的唇又下来了一些,几乎可以贴到她的脸颊了,“不如我们来打个赌。”

     “赌什么?”舒曼恩转回头,她的唇却不由刷过顾云天的唇。

     “很甜。”顾云天低低笑着说。

     “你又耍我?”

     “没有。”

     舒曼恩问:“赌什么?”

     “我赌你没有性/冷淡?”

     “什么?”舒曼恩伸手作势要打,可手还没打下去,就一把被顾云天给抓住了。

     “舒曼恩,你今天逃不了了。”顾云天吻了下去。

     舒曼恩想反抗,可是必竟那吻太诱/惑人了。

     那一夜,舒曼恩赌输了,她原本就没有性/冷淡,所以那一夜两人都很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