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美好的婚礼
    周日的商场到处都是人,有一些商家为了吸引顾客的眼光,会在商场的中央大厅摆下摊子做促销。舒曼恩跟着顾云天走在人群中,穿过中央大厅时,不由被那里发出的阵阵喝彩声吸引了目光。

     那是某家育婴店正在开展的一场宝宝爬行比赛。十几个宝宝在宝爸宝妈的陪同下,正在爬爬垫上奋力地爬行。有些宝宝比较调皮,爬到一半就不爬了,然后仰起头,好奇地望着周遭的一切。这可急坏了等在终点站的宝爸们,于是他们使出浑身解数,逗弄着宝宝,希望他们能爬到自己的身边来。有些宝宝比较听话,看到爸爸在朝自己挥手,一脸笑意拼命地爬过去……

     十几个宝宝脸上表情各异,爬行的动作也不尽相同,但唯有一点是一样的,那就是他们都非常的惹人爱。

     舒曼恩站在那,怎么都挪不开脚步。她望着那些爬到终点,被爸宝抱在怀里的宝宝,眼里满是羡慕之色。如果她也有这样一个小孩该有多好?叫她拿什么去换,她都愿意。

     可惜,她此生拥有不了这样的幸福吧?

     顾云天走出老远,也不见舒曼恩跟来,于是转回头,才发现她呆愣愣在站在那望着不远处的一些小孩子。他走近她,然后问道:“你很喜欢小孩?”

     舒曼恩依旧定定地望着那些可爱的宝宝,嘴角扯出一抹浅浅的笑意。她说:“嗯,很喜欢。”然后转回头问他:“难道你不喜欢吗?”

     顾云天耸耸肩说,“没什么概念。”

     舒曼恩讶异了一下,然后微微叹息道,“可能这就是男人跟女人的区别吧,女人天生要比男人感性。”

     顾云天不置可否地努努嘴。

     他们站在那,一直等到那场爬爬赛结束,舒曼恩这才收回了目光。“走吧,去买戒指。”她这才想起他们此行的最终目的。

     进了珠宝店,导购小姐热情地迎上来,笑着问:“您好先生,想买什么呢?”

     顾云天说:“戒指。”

     导购小姐笑意盈盈地瞟了眼顾云天身侧的舒曼恩,继续问:“那先生您是订婚用还是结婚用?”

     “有区别吗?”

     “当然了。”导购小姐将他们俩带到全是戒指的专柜前,指着一排排闪闪发亮的戒指说:“订婚时买对戒,结婚时自然是买钻戒了。”

     顾云天恍然大悟,原来还有这样的区别,没结过婚自然不清楚。“那就钻戒吧,我们结婚用。”

     “好的。”导购小姐明了目的后,伸手进橱窗内拿出一枚超级闪的钻戒说:“这是我们店里的新货,‘myhear‘系列最新款,设计师的理念是‘一生唯一真爱’,您看怎么样?”

     顾云天看了一下,也看不出个所以然后,然后问舒曼恩,“你觉得怎么样?”

     那枚钻戒被做成心形的形状,中间是一颗大大的钻石,旁边又镶嵌两圈小钻石,因此整个镶钻部分面积就显得很大。看上去华贵,却显得太高调了些。

     舒曼恩只看了一眼,摇摇头。

     顾云天见状,问:“不喜欢。”

     “太大了。”舒曼恩实话实说。

     虽然没买过钻戒,但顾云天也知道钻石越大价格自然就越贵。他笑着说:“别替我省钱。”

     舒曼恩心里嘀咕了一句,是不想替你省钱,可是却想替自己省钱。她起草的那份协议里可写了婚后生活开支aa制,那这买钻戒的钱自然也要aa的。刚才她望了眼那钻戒的价格,吓了一跳,十几万哦,如果aa她还要出好多。她现在正待业在家,以后花钱的地方多的事,她可不想一下子就被掏空。

     “那就换其它的吧。”顾云天将戒指盒推还给导购小姐。

     导购小姐努了一下嘴,心想,这位新娘子可真是有意思,以往都是新郎钻戒买小了被新娘抱怨的,从来还没有见到新娘嫌钻石大的。

     导购小姐走到另一侧,说:“那不如看一下我们‘forever’系列吧,款式同样很精美,但钻会小很多,价格也合理。”说着,拿出一戒指盒,推了过去。

     “这款真的很简单,戒托为24k白金,上面镶嵌50分的钻石,看上去既简洁又大方,怎么样?”

     舒曼恩拿过端详了半天,又看了下价格,两万多,在自己的承受范围之内,于是点点头说:“那就这个吧。”

     戒指被包装好,顾云天掏卡付了钱,两人这才走着离开了商场。

     回去的路上,舒曼恩问顾云天的卡号。顾云天诧异地问:“你要卡号干吗?”

     “当然是还钱给你啊。打卡方便吗?”说着,舒曼恩掏手机点开备忘录,打算记号码。

     顾云天好笑的问:“你要还我什么钱?”

     “当然是钻戒的钱啊。协议里不是写了么,婚后生活开支aa制。虽然我们还没有正式举行婚礼,好歹法律上已经承认了,所以这钱我得还你。”其实她还是赚了,这钻戒是她戴,他又不戴。

     “不用还。”顾云天顺嘴又吐出了这么一句,“老公给老婆买东西还需要还钱么?”

     舒曼恩蓦得住了声,这一句“老婆”顾云天倒叫得顺口,可她听着怎么觉得既别扭又怪异。

     结婚那天,舒曼恩好友应若珊从别市赶过来做她的伴娘。舒曼恩心里自然高兴万分。

     酒席在晚上六点钟准时开席,曼恩这边亲戚比较多,而顾云天那边亲戚一个都没有,生意上的朋友倒来了一大圈。那些人中,舒曼恩只认识江亦晨。

     婚礼进行到一半,舒曼恩去换礼服,应若珊自然陪着。

     “阿恩啊,你家老公好帅哦,”应若珊一脸的花痴样,“相亲居然相到了这么优质的男人,你真是走狗屎运了。”

     舒曼恩脱下白色婚纱,笑笑说,“有什么好走运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的情况。”

     应若珊惋惜地说:“哎,只是可惜了,这样帅气的男人居然没生育功能。没生育功能,也会不举吗?”

     舒曼恩白了一眼,没好气地说:“你问我我怎么知道。”

     “要不你验证一下。”应若珊坏坏地说。

     “去死!”舒曼恩嗔骂了一句,然后套上一件红色的抹胸婚纱,转过身,冲好友道:“帮我拉一下拉链。是谁说的,一定要跟人协议,婚后不得履行夫妻间的责任和义务,我可照你的意思做了。”

     应若珊帮她拉好拉链后,哀怨地说:“哎呀,我怎么知道他会长这么帅嘛。早知道颜值这么高,就应该签‘婚后必须履行夫妻间的责任和义务’了。现在倒好,只能看看,又不能干实质性的事情,可惜了。”

     听到这么碎节操的事情,舒曼恩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什么话都被你说尽了,我尽无言以对。”

     两人出了休息室,却见江亦晨扶着顾云□□她们走来。

     “怎么了?”舒曼恩问。

     江亦晨扶着醉醺醺的顾云天说:“阿天喝得有点多,我带他去醒醒酒。”

     “哦,那快去吧。”

     江亦晨扶着顾云天进了休息室。舒曼恩朝走过的服务生招招手说:“麻烦你倒一杯糖水给我好吗,然后送到休息室给……今天结婚的顾先生,他喝醉了。”

     服务生点点头说:“好的,请稍等。”

     江若珊望了一眼舒曼恩,笑眯眯地说:“看来你也挺关心他的么?不像是逢场作戏哦。”

     “走吧,话真多。”舒曼恩没好气地白了眼应若珊,两人向宴会厅走去。走出几步远,舒曼恩回转头望了眼紧闭的休息室门。

     不会喝就别喝那么多么,自找难受。

     送走最后一批客人,已经将近午夜十一点。原本喧闹的酒店瞬时安静了下来。酒店门口泊着的车也都开走了,空出一大片的地来。

     舒曼恩已换掉婚纱,此刻穿着一条奶黄色连衣裙,夏夜的风吹来,有一丝丝凉爽。

     “你没事吧?”舒曼恩见顾云天满脸疲惫,不禁关切地问道。

     顾云天眯了眯眼,笑笑说:“没事,早习惯了。我们……回去吧。”

     “哦。”舒曼恩有些不自然地应了一声。

     两人等在路边,顾云天酒喝得太多,自然不能再开车。舒曼恩还想是不是要打辆车。正踌躇着,一辆黑色宾利轿车缓缓驶来,停在了他们的身侧。

     有人摇下车窗,伸出头朝顾云天恭敬地叫道:“先生,快上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