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不锈钢制品  微信  网带生产线  小程序  厂家直销  氟素高温脂  连接器润滑脂  施工队  橡胶地板  流水线设计流水线升级 

他累了困了,幻想着在韦帅望的圆肚子上踩一脚,几乎是他唯一的乐趣

   日期:2021-02-20     浏览:3    评论:0    
核心提示: 帅望也诧异了:嗯,兄弟,你挨一耳光,然后在这儿跪了好几个时辰了,你不会觉得强悍的是你自己吧?  冬晨瞪大眼睛:我只是不
  帅望也诧异了:“嗯,兄弟,你挨一耳光,然后在这儿跪了好几个时辰了,你不会觉得强悍的是你自己吧?”
  冬晨瞪大眼睛:“我只是不想她生气啊!她生我养我,她是我娘!”
  帅望侧头,看着这个强悍宝宝:“如果你不想她生气,你直接过去告诉她你想通了,你饿了要吃饭,不是更好?”
  冬晨郁闷地:“我不想说谎。”
  韦帅望再一次搔着下巴,好奇地看着冬晨,左看看右看看,他看冬晨的眼神,与冬晨看他的眼神几乎是一样的,都是当对方是个绝代无双的大怪兽,半晌,韦帅望点点头:“我决定了,我要交你这个朋友,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象你这样诚实这样正直的人,如果不把你弄成朋友好天天欺负着,那就实在太亏了,简直是入宝山空手而归嘛。”
  冬晨吐血了,前一句还象人话,他还以为这怪兽无论如何还是懂得欣赏一个高尚的人一个坚持原则的人,一个诚实的人呢。后一句简直就是——强盗变态王八蛋逻辑啊!能推导出这结论来,实在是太强了。冬晨呻吟:“你是不是人啊?这么大言不惭地……”天真到无耻又无耻到天真的地步了都。
  韦帅望拍拍他肩膀:“说定了,从今以后,我们就是好兄弟了,大家不分彼此,有福同享,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当然也是我的。”
  冬晨终于明白了,敢情这小子今儿是玩我来了,他从盘子里再拿个卷子,放到嘴里,瞪着韦帅望,沉默不语,心想:老子同你有话好说,你当老子是病猫,你等着。
  他上下打量着韦帅望,我是打断你腿还是打掉你的牙?不管怎么样,咱明儿见。
  韦帅望浑然不觉,笑眯眯地冬晨分享为数不多的点心,冬晨一直纳闷,这小子不会涨死吗?人的肚子就那么有弹性吗?
  然后韦帅望往后一倒,呻吟:“哎呀,撑死我了,我好难受。”
  冬晨克制地,沉默不语,他的腿痛,他没吃饱,他累了困了,幻想着在韦帅望的圆肚子上踩一脚,几乎是他唯一的乐趣了。
  一刻钟之后,韦帅望摊着手脚发出甜美的鼾声。
  冬晨的手抖啊抖,需要强大的意志力才能克制住想扼死韦帅望的欲望。清晨的微光柔弱地缓缓地侵过来,无声无息地,不可抗拒地照亮大地。
  冬晨擦擦头上的冷汗,身子发冷,额头却不住冒汗,腿已木了,可是他的骨头痛,直痛得内脏抽成一团。
  韦帅望的呼噜声还是那样甜美,冷冬晨高贵沉默的坚持,在这呼噜 声中显得稍微有点好笑。
  
  纳兰早起没找到韦帅望,不但被窝里没找到韦帅望而且那张床好似根本就没有人睡过,纳兰想了想,转身穿过回廊,来到前厅,果然,冬晨还跪在那儿,倔犟地,永不屈服地,而韦帅望一只手在胸前,一个手举在脑袋上,一条腿伸一条腿屈,正在打呼噜。
  
  再苦涩,也禁不住笑出来。
  
  冬晨听到声音,抬头,汗津津的一张脸,苍白,憔悴。
  
  纳兰无言,这个年纪的孩子,你是绝对不能用利害关系战胜他的良知的,在这个年纪不能坚持自己良知的人,一辈子都不会有良知。
  纳兰自问:“我该怎么办?就这么眼看着我的儿子为道义死难?”纳兰已同帅望谈过,不管人是不是冷秋杀的,冷秋都已经把这笔帐认下了,冷秋认了的帐,即使你拿出证据来,也不能证明不是他干的。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