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不锈钢制品  微信  网带生产线  厂家直销  氟素高温脂  小程序  施工队  连接器润滑脂  橡胶地板  流水线设计流水线升级 

漠然地注视着他,昔日的柔情缱绻仿佛过眼烟云,消散得一干二净

   日期:2021-03-12     浏览:8    评论:0    
核心提示:随着剑身不断抽离,隐隐的剑吟之声也渐渐清越起来。  他抽剑,却像是要释放什么一样。    见愁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心里却盘
 随着剑身不断抽离,隐隐的剑吟之声也渐渐清越起来。
  他抽剑,却像是要释放什么一样。
  
  见愁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心里却盘算着怎么告诉他自己有孕的事。
  “这剑我每日都要擦上一遍,没沾上多少灰尘,不过倒从没拔它出来过,这模样真是漂亮,难怪你要把它带出来了。”
  谢不臣终于完全将这一柄剑抽了出来,寒光闪烁的剑刃倒映着他的深潭般的眼眸。
  这一刻,他忽然看清楚了。
  这是他自己的眼眸,无情无欲,无悲无喜,无怅惘,无不舍。
  
  世间人,都不过梦幻泡影。
  有什么不能舍弃?
  即便是……
  见愁。
  不过证明自己有求道之心而已。
  他淡静的眼眸一转,从霜寒的剑刃上移开,落在了见愁的脸上。
  
  打扮简单,荆钗布裙,只有一张脸是白皙的,狭长的眼尾拉开,有一种难言的端丽。纵使是在这般寒酸的地方,也遮不住她满身的光芒。
  谢不臣从未觉得,他的妻子有这般美过。
  然而,这样的美,已经不能撼动他的心半分。
  古井不波。
  
  “见愁。”
  他又唤她的名字。
  
  见愁眨眨眼,走上来半步,张口想要问他到底怎么了。
  可下一刻,迈出的脚步陡然止住。
  剧烈的疼痛来袭——
  
  剑!
  
  见愁困惑地低下头,看见了自己胸前那一柄剑。
  她顺着雪亮的剑刃看过去,看见了一只持剑的手。
  那是谢不臣的手。
  执笔的手,撑伞的手,持剑的手。
  谢不臣漠然地注视着他,昔日的柔情缱绻仿佛过眼烟云,消散得一干二净。
  
  这是一种冷硬、有情还似无情的眼神。
  刺入胸膛的剑,像是一块冷寒的坚冰,冻得她连疼都要忘了。
  瞳孔剧烈收缩,见愁微微张开了两瓣唇,迷茫又惊痛。
  
  谢不臣手持着三尺青峰,而三尺青峰的剑尖,已经没入了见愁的胸口。
  鲜红的血迹晕染开来,顺着锋利的剑刃,一滴,一滴,又一滴……
  嗒。
  第一滴血,点在了地面上,像是一枚带血的棋子。
  谢不臣苍白的脸,被这样的鲜艳照着,也有了一分奇异的血色。
  
  “你……”
  见愁竭力地想要说话,可张大了嘴,像是被人抛上岸的鱼,怎么也只能发出模糊的声音。
  她眸子底下,有泪光闪烁。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